Cao91Porn-操就要碰在线视频

Cao91Porn在线视频
比超碰&91Porn更棒的网站

【Cao91Porn图文】有酒的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酒。有酒的时候,就有知己和能一起把酒言欢的好兄弟。

  酒遇知已,千杯少。快乐的事,可以借酒与其分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而忧愁的时候,亦可以与知已把酒痛欢!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忧愁烦恼全抛开!

  江湖中,美酒是必不可少的东西。美酒在嘴,佳人在怀,神功在身是所有江湖人士奋斗的目标。

  我叫狂生,江湖人称[无马狂骑——刀狂生]。

  我年幼从军,从军十年,从一无名枪兵一直爬到精锐骑兵营。

  五年前,中原与辽国一场大战。我所在的的精锐骑兵营孤军奋战,直战到最后一兵一卒。我到今天也没有想明天,为什么明明早已赶到的援军,却一直按兵不动……

  那一天,我被敌军砍下战马,倒在尸体堆中奄奄一息。当时我连动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我本以为我死定了,但最后却没有死成。

  打扫战场的辽兵在我身上补了一刀,我还幸运的没有死掉。最后,一名路过的刀客救了我一命,最后还传授了我一身武艺,以及绝世的轻功。

  从那之后,我不再骑马——一是因为,我跑的比马还快。二是因为,我抛开了骑兵的身份。

  我也没再回军营报道,骑兵营已经完了,我对军营也没有一丝归属感。

  之后在江湖闯了五年,我也闯下了不小的名声,也结识了不少过命的兄弟。

  和好兄弟一起吃肉喝酒成了我人生的一大快事。

  今朝有酒今朝醉,有酒有肉就知足。

  这天,天下着大雪。一夜之间,积雪就成了厚厚的一层,积雪厚及小腿。

  「这雪下的可真大啊。」我拍了拍身上的积雪,来到了[有间客栈]。客栈中已经坐满了人,这下雪天,大侠和侠女们也喜欢找间客栈,喝上一杯暖暖身子。这[有间客栈]就是附近百里之内有名的好店。

  店掌柜现在已经极少露面,店里现在有个叫嫣然的姑娘坐镇。

  可别小看这叫嫣然的姑娘,要知道在这[有间客栈]里休息的多是武林人士,江湖中人脾气大都火爆,一言不和就能抽刀子砍你娘。

  但在这有间客栈里,却没有人敢动刀子。就算要动刀子,都要先离开客栈再找个地方好好比划。由此可见,这位叫嫣然的姑娘之牛B。

  来这里的武林人士们心里都有数,别看这位嫣然姑娘漂亮可爱,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但小看她你就完了。她可是真正的太岁,在她头上动土是找死。

  [有间客栈]虽小,但店里藏着一些上年头的好酒。只要哪天掌柜的心情好了,就会拿出一些供大伙享受一下。对于爱酒之人来说,这是极大的吸引。

  「哈哈,这不是狂生嘛。要不要过来喝杯酒。」我刚踏入客栈,不远处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便朝着我吼道。

  那是老坑,以前是个猎人。他挖的陷阱天下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他曾经靠着一手陷阱本领坑杀过无数江湖一流的高手。再加上他本身也是个有数的高手,所以在江湖上也极有名气。据他自己说,他以前在打猎的时候钻入了一个山洞找到了一本绝世秘籍,然后苦修十年,终于神功大成。

  老坑人缘较好,而且他出手大方。手头一旦有几个闲钱,就马上呼朋唤友的来喝上一杯。其实不仅是老坑这样,我们大部分人都是这德兴。一有钱就马上会花掉,无论是上妓院,或是赌博,或是周济穷人。

  江湖就是这样,有钱就快用。谁也不知道自己明天还有没有命花自己手中的钱。再者对于我们这一批一流的高手来说,钱这种东西,想要的话,总是有办法弄到手的。

  老坑的边上已经坐了一圈的人,有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不过这不要紧,只要蹲在一起喝酒,那就是朋友。

  我哈了口气,吐出一阵白茫茫的雾气,大步朝着老坑走去。

  「那我就不客气了,这鬼天气,要冻死人咧。先给我来一杯暖暖身子。」我来到老坑那桌人边上,随手找了个位置坐下。

  「尝尝这酒,今天掌柜的高兴,弄了点好酒出来。」边上一个装扮的象个书生的黄毛瘦子挤了过来,递了杯酒给我。

  「哎呀,连GG兄都说是好酒,看来应该差不了。」我接过酒杯,凑近鼻子轻轻一嗅,然后贴杯沿将杯中的酒一吸而尽。

  我并不是个会品酒的人,对于喝酒来说,我一向是大口喝干的粗人。不过喝的酒多了,也能尝出一些名堂来。

  「妙,是正好十八年的女儿红啊。」我咂了咂嘴巴,果然是有年头的好酒。

  「嘿嘿,狂生兄果然历害,连年头都能猜的一丝不差。」书生GG嘿嘿笑道。书生GG,他是混血儿。其父本是一名海上豪杰,一次海难让其父漂洋过海,结识了一名金发碧眼,身材异常火爆的女人。最后有了GG。所以他连个名字都是异族文,读起来贼别扭。

  GG从小就回到了父亲的家乡,然后一直在中原生活。别看他象个瘦不禁风的书生,嘴里更是常吐出一些酸的要命的小诗,整一个酸穷书生。

  但他发飙起来,那是相当的恐怖。他一身暗器功夫可谓出神入化。身上更带着从异族传来的[火枪],那玩意威力很猛,就算是超级高手被那玩意弄上一下也得去半条命。好在这种火枪的玩意制造困难,而且发射威力虽大,但填充火药时相当麻烦,不然这种东西流行开来时,我们一群武林人士都只有去隐世了。

  「嘿嘿,GG兄,我说狂生兄喝酒有一套的吧。你偏不信,给钱给钱。」边上一个戴着草帽的少年嘿嘿怪笑。

  这少年名叫路飞,是GG的生死之交,别看他年少,却已经是个老江湖了。

  他是继GG父亲之后的又一名海上豪杰。当年GG从海外来到中原,多亏了路飞这个现任的海上豪杰的帮忙。否则GG早就不知道成为哪只大鱼的米田共了。

  路飞一身软体瑜伽神功让人防不胜防。和他打架时,他的拳头常常能象面条一样扭转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然后轰中你的要害。比如他一腿向你踢来,你也用脚挡住了,但他的腿却可以扭转一圈,踹向你的小弟弟。这门神功据说是从印度传来的瑜伽神功,我们一至认为这是很猥琐的功夫。我们几个哥们都不愿意和他交手,这等猥琐的功夫,男人们为了自己的命根子着想,都不会想要和他为敌。

  GG苦着一张脸,从怀中掏出几个铜仔,道:「就这些了,欠的先继续欠着,你也知道我最近没钱。唉,古人说的对啊,子曰:债多不愁也……」子曰你娘咧,我抹了把冷汗,连我这个没读过几年书的人都知道,孔子绝对没讲过这句话。这似乎是文人们的习惯,每句话前都喜欢加个子曰。导致孔子每天都要日上好几次,早晚要精尽人亡。

  「话说,狂生兄你早年是从军中出来的吧。」老坑端起一杯温酒,美美的吸上一口,然后抹了抹嘴道。

  「嗯,早些年当过兵。」我呵呵一笑,一笑带过。我不太喜欢别人提起我当兵的经历。因为每当提起时,我总会想起最后那一战时,躲在边上冷眼旁观的[友军]。那种感觉,会让我忍不住想要提刀去砍了某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呵呵,你别这样瞪着我。老坑我今天提起这事也不是要揭你的伤口,只是前天老坑我遇上了一位女侠。那女侠据说也是从军中出来的,算算时间,她也是五年前左右从军中出来的。和你倒是不谋而合。我便约她有空来喝杯酒水,我想她一会儿就应该到了。」老坑嘿嘿笑道。

  和我一样从军中出来的?我眯起眼睛,倒是提起了点兴趣。

  从军中出来只是好听的说法,往难听的来说,我们其实就是逃兵。如果真要说起罪来,我们可都是大罪人。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有间客栈的大门被人推了开来,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进来。

  她约有一米八的身高,长长的头发编成麻花辫挂于左肩。一双漂亮的眼睛总是微眯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让人一看到她,就感觉浑身暖洋洋的。

  她的手中抱着一柄直刀,这种直刀是我们以前军中骑兵营的制式武器。这种兵器其实并不适合骑兵……

  我以前也有一柄,只是被我埋到了死去兄弟们的埋骨之地。

  「就是她了,怎么样?认识吗?」老坑推了我一把。

  我端着酒杯,掩饰自己脸上露出的惊讶。吸了口酒后,我尽量让自己显的平静。是她……真的是她……

  「不认识,军中那么大,我认识的只有我自己营里的几个兄弟而已。至于军中的女性,说实在我还从没见过。」我对老坑说道。

  我没跟老坑说实话,其实我认识她。只是,她并不认识我。

  我只是个小兵,而她以前一向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虽然同在军中,但我们之间并没有交际。我也仅仅是远远的看过她一次。

  不过,却意外的将她记在了心里最深处。

  一直以为自己仅是看过她一次,对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在再次看到她时,我的心跳加速,无法压抑心里那喷涌而出的感情……我似乎,在第一次看到她时,就已经将她深深的埋在了心里最重要的位置啊。只是当时我和她差距太大,让我根本生不起亵渎她的念头……那是一种绝望的差距。而如今,我与她的身份变的没有那种绝望的差距后,那股被我掩埋在深处的感情再也压抑不住……

  ***********************

  老坑暗暗点了点头,也是。虽然说我中原也有女人从军甚至带兵打仗的前例,但毕竟这还是男人的时代。女人在军中是极少见的。我没见过也是正常。

  当然,这说的[少见的女人]是明面上的正规的女子,并不包括[军妓]这些不能见人的女子。

  「锦影见过各位侠士。」她走到我们身边,朝着我们行了一礼。然后随意的坐到我们一群男人中间。

  她的动作豪爽利落,毫不做作。以她一介女儿身坐在我们一群大男人中间,竟然没有一丝别扭的感觉。

  她身上就有这么一种气质,让你感觉无论她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是那么的自然,不会有一丝的别扭感。

  我们一众人连忙朝她还礼。

  坐下之后,她接过店小二阿吉送来的酒杯,满上一杯后,幸福的吸了一口。

  然后她眯起眼睛,露出了极为享受的神情。这个时候的她,连天上的仙女也被她比下去了……

  店小二阿吉一时间竟然看呆了,好在背后的嫣然姐姐轻咳一声,才让阿吉回过神来,红着脸跑向了一边。

  酒过三巡,大家开始畅怀开言,讲述自己最近遇上的奇事,或是刺激的经历。

  我微笑着坐在一边,默默的听着诸位大侠们的经历。

  这时,锦影的视线却落在了我的身上。

  「你就是狂生吧。」她朝着我轻轻举杯。

  我呵呵一笑,举杯和她轻碰。

  不用解释,就如同我一看到她,就能感觉出她身上那股军中磨练过的气息一样。她只要一看到我,也能感觉的出那种和普通侠客不同的气息。

  那是同类的气息。

  她举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洁白的喉咙出现在我的面前,随着酒液的下咽,洁白的喉咙一耸一耸的。

  那喝酒的姿势,竟也是如此清姿妩媚,动人心弦。

  我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我可是喝完了。」她眯着眼睛,将酒杯倒扣。然后比划了一下我杯中满满的酒液。

  我急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之后,众人你一杯,我一杯。很快,酒量差的已经倒下了。

  她一直在和我对饮,一杯接着一杯,一杯连着一杯。

  当在场的老坑等人全都喝趴下时,我们俩才发现边上已经没酒了。

  她脸色微红,眯着眼睛:「呀,已经没酒了啊。」「还没尽兴啊。」我笑着接口道……我回想起了军中岁月,一坛接一坛的酒,一碗接一碗的干。然后洒下一和串豪迈的笑声……「唔……轻云,亲一个。」一边的老坑已经开始发酒疯了,他一把抱住身边的路飞兄,一张大嘴朝着路飞兄的脸上亲去。

  老坑嘴里叫的轻云是附近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和老坑之间暧昧的很……「嫣然姐姐……」路飞兄此时也和老坑没差多少,他热情的回应着老坑,抱住老坑,一张嘴就向老坑的大嘴上回应上去。

  这真是让人毛骨耸然的画面……我已经感觉胃里隐隐泛酸了。

  砰!

  好在酒店中的代掌柜嫣然姐姐出手,一瓶子将这两个醉汉击倒在地。

  「阿吉,你去把轻云叫来,叫她把她家的老坑拖回去。」嫣然对身边的店小二阿吉道。

  阿吉忙应一声「诺」,便从小门跑出,去找轻云姑娘去了。

  按我看来,如果那轻云姑娘真的来接老坑回去的话,那么今天她绝对会被老坑推倒的——无论老坑醉了没醉,他都会借口自己醉了,然后一举推倒漂亮的小姑娘。

  真是造孽啊,一条鲜花要被老坑推了。

  至于边上的路飞兄和GG兄嘛……

  「来人,将他们俩拖到上房去,给他们俩一间房。至于房钱嘛……加十倍吧。」嫣然姐姐邪笑着望向路飞。刚才这家伙酒后失言,似乎惹毛了嫣然。

  「诺」一边的另外一个店小二粗人连忙跑了过来,只见他一手举起一个,将路飞兄和GG兄举起,朝着楼上走去。

  高手!这个名叫粗人的小二绝对是个高手。要知道路飞兄和GG兄虽然不是老坑那种腰圆膀大的主,但也是百斤以上的主。

  而这粗人兄就象举两条面条一样,轻松的举起了这两人。光这一手,就显示出粗人兄过人的臂力,也是个深藏不露的主。

  而醉倒的路飞兄则将狼手伸向了同被店小二粗人举着的,醉的不醒人事的GG兄身上:「嫣姐姐,今晚就让小弟好好的痛你一翻吧。」醉睡中的GG兄似乎被摸的不舒服了,闷哼了几声。

  「嘶。」我顿时感觉毛骨耸然,将这两个家伙扔到一起的话,GG兄的菊花就很危险了啊……

  「还有如意,你把其他的这些人,醉死了的拖楼上去,房钱一概加倍,还没彻底醉死的就往他脸上淋些冰水,让他们爬回去。」「明白。」店小二三号,如意屁巅屁巅的朝着其他醉死的客人跑去。

  那堆龙套醉酒人士中,还有好几个我见过几面的熟人。

  有长的比女人还漂亮的满哥,其实我一直怀疑满哥其实是个漂亮的女人,装扮成男人而已。要知道他江湖措号可叫[满女子],他听到人这么叫他后,丝毫没有反感。

  在他边上的是练纯阳童功、连大冬天都不穿衣服的裸天王。他的纯阳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站在他身边都象在温暖的火炉边上一样。

  还有被称为天机子转世的老狗兄,这位兄台虽然武功不高,但他手中握有一个情报组织,号称他要查一个人底细时,连你一天放几个屁都能查出来。相当恐怖的一个人。

  还有一大串的江湖上有名的人士:蝴蝶王、沐海听风、林家老幺、医生、老马、羽毛等。

  这些在江湖上踩一腿连大地都要抖一下的大佬,现在全都被店小二拉出去泼冷水。如果泼不醒的话,就会被拉到房间里,付上双倍房钱……「最后还有你们俩,准备怎么样?要给你们准备房间不?」嫣然望向我和锦影。

  「给我来间房间吧,不过房钱先欠着吧,今天身上没带多少钱。本来只是准备喝点小酒的。」我嘿嘿笑道,本来这里是老坑请客,但他现在醉成这样,恐怕这账最后还得记在清醒着的我头上。

  「狂生,不如你来我家吧。我在附近买了个住处,正好我们没喝够,陪我去喝个痛快如何?」一边的锦影出声对我说道。

  我望向她,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付了酒钱后,我便跟着锦影离开了客栈……

  锦影家离客栈不远,象我们这样的江湖中人一般很少有固定的住处,不过也会在一些地方买些房子,以供自己有个落脚的地方。

  来到锦影家后,她二话不说,从地窖中搬出了好几个一个高的大坛。

  全是珍藏的好酒。

  「难得遇上个肯陪我喝酒的有缘人,我们今天痛快的喝一次吧。」锦影将一只小酒坛扔给我。

  我接住酒坛,拍开泥封,和锦影轻轻一碰,两人仰头就将一坛的酒全往嘴里倒去。

  烈酒从喉间滑下,也火热了我的心。

  屋内,燃着火坑,温暖无比。也让我感觉到一丝丝燥热感……酒液一直从锦影的嘴角滑下,流过她小巧的小巴,流过她洁白的喉颈,滑入到她的衣裳之内。

  好美!

  砰砰!我们两人不约而同的将喝空的酒坛扔到了一边。

  「哈哈。」锦影大笑着,再次举起一坛美酒,拍开泥封。

  「干。」我也举起一坛,和她轻轻一碰。

  「干,今朝有酒,今朝醉。」她眯着眼睛,轻笑道。

  「明日愁来明日愁。」我呵呵一笑,仰头,将酒倒入嘴里。

  她也是眯着眼睛,美酒化成一线,倒入她小口之中……她喝酒时的姿态,在我看来,是美不胜收。我喜欢看她喝酒时的样子,或露出幸福状,或豪爽状,又或象现在的开心状。

  不知道喝了多少了,我们俩或许早就醉了,只是麻木的将酒倒入到嘴里。

  那一次,我和她说了很多,有关于死去兄弟的,有关于背叛我们的友军的。

  这是我五年来说话最多的一次。

  她也说了很多……有厌倦,有绝望,有悲伤,然后是无奈的离开……「喂,狂生,你以前肯定见过我,对吧。」突然,锦影蹲到我的面前,微眯的双眼此时睁的大大的,水灵灵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

  「嗯,见过。」我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嘻嘻。我就知道,你看我的第一眼时那眼神,就象要把我吞下去一样。我就知道你肯定见过我。」锦影嘻嘻一笑,准备站起来,却一脚跌到了我的怀里。

  既然知道我要把你吞下,你还敢带我到你家里来?然后和我大喝一场?你还真是羊入虎口啊。既然如此,我可不会客气。

  我毫不犹豫的抱住她,然后,将自己的嘴压到了她红润的唇上。我的手,急不可待的探入她温暖的衣襟之内,摸索着她胸前的乳房。

  「别在这里,到里屋吧。」她喘息着,轻声道:「衣裳也湿透了,脱了吧。」我一把抱起她,摇摇晃晃的走到里屋,将两人身上被酒水湿透的衣服脱去,抛到了一边。

  我解开她身上的衣服,让她只留一件胸衣和亵裤。露出了她小麦色健康的皮肤。(为什么她喉咙间的肌肤是雪白的?难道是意淫?)以及她身上的一些伤痕。

  我轻轻伏下身来,吻住她的红唇,一路向下,舔过她的脖颈,她的脖颈间带着微微的酒香……

  我的双手握住她那尖尖的双乳,她的双乳是竹笋型的,不大不小,盈盈一握。虽小,但却极为柔软,入手之处马上传来美妙的斛感,让我玩的爱不释手。

  柔软的乳房之上,各有一粒小巧的乳珠,乳珠边上淡淡的嫩红色乳晕点缀着乳珠,随着锦影的呼吸上下起伏。

  「你看,多下流的乳头,好象在求人舔它一样。」我低头,用拇指和食指用力捏着她的乳珠旋转,锦影的乳头中被我挤出了一些奶白色的颗粒。我又用指甲刮掉她的乳头上的奶白色颗粒,又用指甲刺激着她的奶孔。

  「那你,不舔舔它们吗?它们在哀求着你呢。」锦影舔着自己的嘴角,妩媚道。

  「乐意为你效劳,乳头大人。」我低下头来,含住那她粉红色的乳头,用力吸吮,将她的乳头都吸吮拉长。

  「好舒服……再用力一点……咬的我乳头。」锦影眯着眼睛,柔声呻吟。乳头上传来的酥麻的感觉,让她恨不得身上的男人能用力的咬住她的乳头。

  我马上用牙齿咬住她的乳头,用力的扯动。然后又用舌头围着锦影的乳头绕圈圈,用舌尖舔着乳晕上的小粒粒。

  「呜……」锦影舒服的呻吟着,闭着双眸享受着我的抚慰。

  我的舌头从她的乳头向下舔去,舔过乳晕,舔向她的乳根。

  她的双乳之间因为之前畅饮时,一些酒液顺着喉咙流入了她的衣襟内,流到了双乳之间。然后那些酒液又顺着乳沟直流向小腹,在她身上留下了一条痕迹。

  我的舌头顺着酒液滑下的痕迹,舔过她的双乳、肋间。

  又轻轻舔着她身上的伤痕。每当我粗糙的舌头舔到她的伤痕时,她总是会剧烈的颤抖一下……

  最后,我舔到了她的小腹位置,我发现她的小腹现在正微微鼓起。因为我们俩人之前喝了很多,估计现在她的肚子里估计全是酒水。

  我伸手抚摸着她微鼓的小肚子,此时她的小肚子就象怀孕了一样。我靠在她的肚子上,将耳朵贴着她的肚皮,轻轻摇动她的小腹时,还能听到酒液摇动的声音。

  「唔……不要摇啦……全都涌上来了啦。」锦影娇哼一声,轻轻打了个酒隔,一阵酒香从她口中散发出来。

  我望着她性感的小肚子,突然一个坏念头涌上心来。我邪恶的伸出手来,朝着她的肚子稍稍用力一压。

  「呜……你……混蛋啊。」她不由叫了一声,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一股酒液从她口中挤出,酒液混着口涎流满了她的嘴角。

  不仅如此,这一压让她的膀胱受到了压迫,一股尿液被我强行压出尿道。亵裤下,她的两片阴唇分了开来,露出了小小的尿道口。一股带着酒香的透明尿液从她尿道口喷了出来。

  尿液顿时将她穿着的小亵裤打显了一片,这就象小孩子尿裤子了一样。

  她狠狠哆嗦了一下,才强行将尿忍了下来。

  「呼呼……你,坏透了。」她恨恨的咬着嘴唇,舔了舔嘴角的酒液,用眼睛紧紧的瞪着我。

  「明明是你自己忍不住尿湿了裤子,怎么怪到我头上了?天这么凉,尿湿了裤子容易着凉,我来替你脱下吧。」我伸出手来,拉住她小亵裤的边缘,缓缓向下拉去。

  她白了一眼,身体却配合着我的动作,先抬起腰部,让我将小亵裤褪至大腿弯,再抬起左腿,让我将亵裤脱至腿后跟。

  然后她再抬起另一只腿,让我顺利的将这条带着她体温和尿香的亵裤脱了下来。尿香,这词本来并不适合,不过此时的她本来就喝足了酒,连尿水都充斥着一股酒香。

  我将这条亵裤放到鼻间,猛嗅了一口气,亵裤上带着她的体香,酒香,以及一丝尿骚味,贴着屁股的位置还有一丝淡黄色的痕迹。

  「好骚的味道。」我握着亵裤,朝她嘿嘿一笑。

  她红着脸轻呸一声,然后打开自己的双腿,呈大字张开,将她自己浑圆丰满的臀部和透着丝丝水气的阴阜呈现在我的面前,阴阜上是一团被尿水打显的黑色阴毛,粘在了一起。构成了无比淫糜的画面。

  她用手打开自己的两片阴唇,妩媚的笑道:「漂亮吗?」我顿时感觉阴茎一阵肿胀。我咽了口口水,低头埋入到她的双腿之间,吻向她的阴户。

  「不,不要亲那里。那里好脏。」锦影顿时合并她修长的双腿,她的阴户刚喷出了尿液,哪肯让我亲吻。

  「不脏,对我来说,你的一切都不脏。」我用手分开她的双腿,将她的脚呈M状分开,并柔声安抚着她。

  同时我的头探入到她跨间,吻向她的阴户。

  她的阴户娇小,我用嘴可以含住她的整个阴户。然后轻轻的吸吮,将她阴户内流出的蜜汁尽数吞下,我的鼻尖不时的碰触着她涨硬的阴蒂,用鼻尖磨着她敏感的阴蒂头。

  或者,我又松开含着她阴阜的嘴巴,转而用牙齿轻轻咬着她的阴蒂,含在嘴里用舌头和牙齿爱抚玩弄她的阴蒂。

  「狂生……狂生。」锦影动情的呻吟着,她尽量的分开自己的双腿,将饱满的阴阜靠向我的嘴唇。她主动的用自己的肉穴上下磨蹭着我的嘴唇,肉穴中的蜜汁更是不断的涌出,打湿了我的脸。

  为了避免被她用肉穴呛死我,我只好伸手手按在她的大腿内侧,让她的下半身保持不动。同时又能将她的阴阜尽量的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的舌头舔向她水淋淋的阴道缝,柔软的舌头刮过她的阴唇,舌尖在她两片阴唇内侧嫩肉上来回舔动。不时的将舌头项入她的阴道,用舌头拍打着她阴道壁上的嫩肉。

  「好舒服,又好难受。好奇怪的感觉……狂生……」锦影的呻吟更加激烈,她伸手揉着自己的双乳,将自己的乳房挤成各种诱人的形状……「我要喷了……好舒服……要高潮了。」锦影的阴道开始收缩,看样子她似乎要高潮了。

  我马上用口将她整个阴户含住,舌头在她的阴道缝间游走,不时的用舌尖顶着她的尿道,刺激着她敏感的尿道口。

  锦影小穴中的爱液如泉水般的不断涌出。同时,随着高潮的快感来临之时,她竟然感觉一股强烈的尿意涌了上来。

  不是高潮的尿意,而是真正的尿意,膀胱的涨盈感。

  「狂生……」锦影呻吟了一声,想提示我避开。但一想到我之前使坏,她便闭上了嘴,临时改口,不再提示我:「我要射了……呜……」我马上用舌头轻轻顶着锦影的阴蒂,然后张嘴含住她整个阴户用力吸吮。等待着她高潮的来临。

  终于锦影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一股甜美的阴精从她肉穴里喷出,紧接着,跟随在了精之后,又是一股带着酒香的热流涌入到我口里。

  我咽了一口,才醒悟过来是锦影的尿水。我抬眼瞄了眼锦影,发现她正朝我露出坏坏的笑容。

  她朝着我咯咯坏笑着,小腹微挺,将带着酒香的尿液喷到我嘴里……我嘿嘿一笑,伸出舌头,用舌尖死死的顶住她的尿道口。让她想尿却无法顺利的尿出来,顿时将她的小脸都憋红了起来。

  「呜……狂生……不要啦,好难受。」锦影轻轻甩着头,屁股不断的后缩,想要将尿道口从我的舌头下解放出来。

  但我哪能容她退缩,我大手一伸,牢牢将她固定在原地,舌尖往她的尿道孔里挤着,争取不让她尿出一滴来。

  这下子,想尿又尿不出来,憋的锦影眼泪都出来了。

  「狂生……我错了,放过我吧……让我尿啦,肚子都要涨坏掉啦……」美人痛哭流涕的认错,看样子是真的憋惨她了。

  我这才得意的松口,将舌头从她尿道口移开。

  顿时,带着酒香的尿液从她尿道中泄出。我仰头避过尿柱,然后迅速的将她压在身下。跨下已经涨的生痛的肉棒顶住她的阴道口。

  她的尿液全数喷了出来,淋在我的肉棒上。喷到了我的小腹,又落回她自己的双腿之间,将她茂密乌黑的阴毛打湿粘成一片。

  就着热喷喷的尿液,我的肉棒狠狠一捅,齐根没入她的小穴。锦影茂密乌黑的阴毛丛中,阴道里早已是湿淋淋的了。这一插,我的肉棒顺利无比的滑入到了她的小穴之中。

  「啊……呜……好粗,这么烫。啊……又好长,顶到底了。」锦影舔着自己的嘴角,幸福的呻吟着。

  「爽不爽?」我压在她身上,靠自己的体重,将她的双乳压成了圆饼状。

  我的鸡巴泡在锦影那暖热的蜜液当中,她的阴道壁绞着我的肉棒,蠕动着。

  我则享着她肉穴带来的美滋滋的啜吸感。

  「嗯,爽。」锦影乖乖的回道。

  「我让你更爽一点,好不。」我咬着锦影的耳朵,轻声道。

  「好。」锦影柔声道:「给我,用力的给我。」我趴在她身上,挺动腰部,让肉棒在泥泞的肉穴里开始冲刺,每次的抽出都只留一个龟头在她体内,然后每次的捅入都是齐根而入,龟头直赶她的穴心。

  「狂生……狂生……」锦影的双手抓住我的背,她的双腿一缠,绞住了我的腿,腿跟压在我的屁股上,用力的下压我的屁股:「更深一点,更用力一点,不用怜惜我……」

  我抱住她的头,张嘴吻上她的红唇。

  动情中的锦影毫不犹豫的回应着我的热吻,她倒是忽略了之前我这张嘴可是被她灌了一口尿酒呢。

  我心里嘿嘿直笑,丫头,敢喷俺一嘴圣水,俺就送还你半嘴圣水。有道是好东西大家尝,我尝了,你怎么能不尝?

  「狂生,你坏死了。」半晌,锦影才红着脸,松开我的嘴唇。

  「哈哈。」我哈哈一笑,双后握住锦影缠在我腰上的大腿,将她的大腿从我腰上接下。我改为跪在她双腿之间,将她的大腿扛在肩膀上,开始更快的冲刺。

  「狂生……好有力。我要被你捅死了。」锦影发出一声声又甜又脆的媚呤声。她微微张着小嘴,让我有冲想要将肉棒从她肉穴刺入,一直从她小嘴里穿出去的冲动。

  我将锦影的一只小脚从肩膀上抓起,将她白嫩的玉足移到我的眼前,她的玉足并不是中原女子流行的三寸金莲,但在我看来这样的玉足比起三寸金莲来要漂亮上很多。至少我更喜欢这种天然的性感小脚。

  白嫩的腿趾倦缩着,一根根脚趾如玉般美丽,无比的性感。我轻轻嗅了嗅她的玉足,汗汗的汗味,但却没有什么异味。我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她的足掌,然后张嘴含入她的脚趾,缓缓吸吮……

  「好痒……狂生……啊……又顶到花心了。啊……不行了,狂生,我好象又要来了……」锦影被我含在嘴里的脚趾都崩紧起来。

  接着她一把挣扎着坐了起来,紧紧的抱住了我。此时她的双腿已经高举跟她的肩膀平行。

  她一把抱住我,双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背。下体的小穴也是一阵紧缩,阴道壁上的嫩肉象小嘴一样咬住我的肉棒,狠狠的绞着。

  随着我肉棒的抽插,大股大股的淫水从她的肉穴中飞溅出来,将两人交合处的床单打湿了一片又一片。

  被锦影的肉穴狠命的绞了一会儿后,我也产生了射精的感觉。

  「锦影……我也要射了。」我拼命的挺动着屁股,肉棒在她小穴里狂命抽动起来。

  「一起……高潮吧……」锦影一手紧紧的抱住我,另一只手竟然通过两人交合位置钻入到我的屁股处,她修长的中指一下子钻入到我的屁眼中,轻轻搅动着我的屁眼。

  被她这么一刺激,我再也忍不住……

  「吼。」我大吼一声,将脸埋入到锦影的胸部,下体狠命的往她肉穴深处顶去。滚汤的精液喷洒在她子宫深处。

  「呜……」她也咽呜了一声,缠着我身体的手和腿一下子无力的垂下……「呼呼……」我放下锦影,将她放到床上干净的位置,然后自己躺到她边上,伸手将她揉在怀里。

  「满足了吗?」锦影嘻嘻一笑,伸出右手将右手中指含入到嘴里,那根似乎是刚从我屁眼中抽出的手指吧??

  「满足了。」我呵呵一笑,伸手轻轻捏着她的乳头。她的乳房肉肉的,我真的恨不得自己的手能长到她乳房上,永远不要松开。

  「那就好。说实话我累了,要先睡一会儿。如果你刚才没满足的话,我再撑一会儿再让你射一炮。既然你也满足了,那我就放心啦。」锦影嘻嘻一笑,缩到我怀中,一会儿就传来了她均匀的呼吸声……

  我轻轻的抱住缓缓入睡的她,苦笑了一下——其实我是想缓口气,再来几次的。要知道我才射一次而已啊……

  没想到她倒是大大方方的就睡下了。

  再看看床上,有尿水,有淫水,还有精液。

  本想再做几次,然后再替她整理一下床,再相拥而眠的……算了,先不整理了,休息一会儿后,我再弄醒她,再大战上几场。今天不让她累到全身发软,我是不准备放过她的!

  此时的有间客栈中。

  某个天字一号房中,传来了GG兄惨无人道的吼叫声:「不要啊……不,亚灭蝶……呜……」

  还有一个很欢快的少年的声音:「嫣然姐……嫣然姐……」这欢快的声音,似乎是路飞少年的声音……

  楼下嫣然姑娘眉头轻挑,提笔在账本上划下重重的一笔——天字一号房间的房钱从一十倍变成了二十倍……

   【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