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91Porn-操就要碰在线视频

Cao91Porn在线视频
比超碰&91Porn更棒的网站

【Cao91Porn图文】公主和小宝

却说一等鹿鼎公韦小宝为了违抗康熙要求他追捕天地会余党的圣旨,带着七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和三个孩子以及老娘一起逃到扬州附近的一座山上,化名沈富贵隐居起来。

  众人在此看似过着神仙式的生活,而且表面上和和气气,但是各人心中已有不满,尤以建宁公主为甚。

  本来公主从小就锦衣玉食,身份更是万分尊贵,而今却只能和其他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数着手指头来等看似最不喜欢她的小宝跟自己欢爱,每天只有「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多花心」的幽怨。而且建宁生性活泼,为了躲避她的皇帝哥哥,只能闷在屋子,叫她如何安稳。更因为在和韦小宝离京之前她无意中知道了自己只是个野种,而那个爱她的母后「毛东珠」已被归辛树夫妇杀了,如何不让她感叹「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唉!唉!唉!种种的种种让这个本来就有点变态的公主更加泼辣,动不动就对下人非打即骂,整的一只母大虫!

  这天建宁正在房里逗双双(建宁与韦小宝的女儿)玩。双双长得粉雕玉斫,她完全继承了建宁的瓜子脸和薄嘴唇的优点,甚是可爱,虽然才一岁,但不难想象长大后是个美人胚子。

  这时,韦小宝和沐剑屏风风火火地赶了进来。

  他让沐剑屏先带走了双双,然后生气地对建宁说:「你是不是在我和阿珂去金陵的这几天偷偷溜到扬州城里去游玩?」「哪有啊!」建宁虽然有点心虚,但是还是不承认。

  「还狡辩,最近附近多了好多拿这我们肖像的捕快,你爷爷的,小玄子真是太狠了。我问你你是不是要我们全被小玄子抓走才开心啊!」建宁一时被韦小宝吼懵了,心里想着:你带着啊珂去游山玩水,我只是无聊去散散心,竟这样对我「,一时眼泪像断线的项链。她捂着嘴,跑了出去。

  「看你还能跑去哪,有本事别回来,你爷爷的。」韦小宝在后面怒骂。

  再说建宁沿着山路跑着,不知不觉迷路了,迷迷糊糊中忽然跑到一处茅草屋。

  「屋里有人吗?我要问个路。」,天已经快黑了,却找不到路,令建宁也有点害怕,声音有些颤抖。

  这时候门慢慢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壮实的汉子。

  「怎么…是你啊!」

  「呦!这不是前些天还威风凛凛的六夫人吗?怎么有空看我这个被你鞭打的狗奴才啊?!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原来这是一个建宁以前的仆人,叫阿德,因为受不了被建宁鞭打而逃走,又不想这样窝嚷地走了,想伺机报复一下韦家,所以住在了这里(其实这里离韦家不远,只是山路曲折),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

  「别过来,救…」这时建宁看到阿德不怀好意的笑脸,害怕地喊,一句话没说玩,已被打昏过去。

  「这时哪里,为什么绑着我,还蒙着我的眼睛?」脑袋还是晕乎乎,突然建宁身上传来一阵被鞭子抽打的麻痒,由于来人不是想伤害她,所以力道拿捏得很好,让她既有痛感又不会留下伤痕。

  「啊啊,不…要…打我,啊!」,连续的抽打让建宁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不要啊?呵呵,你平时打我们的时候怎么不可怜可怜我们呢!」阿德生气地咆哮。

  建宁本来就有受虐的爱好(祥见鹿鼎记),在鞭子的亲吻中不知不觉享受到了快感。

  「真是个贱人,连这样都能发情,先让爷消消火吧!」看到建宁不断扭动的身子阿德开始觉得口干舌燥。

  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仆人,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也许就是她娘吧,哪里见过这等尤物,不吃白不吃。

  于是阿德扑上了建宁,把她硬抱到了屋里的床上。

  建宁开始不断挣扎,知道厄运要降临到自己身上,到最后只能呜呜地抽泣。

  突然建宁耳陲感到一阵麻痒,显然是阿德开始他的征服了。

  阿德一边含着建宁的耳垂一边说:夫人,现在高高在上的你要被我玷污了,是不是很刺激啊!「建宁一阵大羞,闭嘴不答。看到如此阿德更有报复的快感。他一把脱掉了自己和建宁的衣裳及绳子,一手还不断地舔着建宁的肚兜,说:呦!连衣服都这么香啊!「然后扑到了建宁身上,舌头开始在脖子上探索。建宁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这等舔弄,不知不觉中忘情地呻吟起来。慢慢地,阿德的战场开始转移到了建宁的双乳上。由于双双还在吃奶,所以建宁双乳现在显得又挺又大,似乎不受万有引力的影响。阿德一边握着弹性极佳的又乳,一边用指甲刮那颗粉红的乳头直到它像葡萄一样立起来。突然,伴随着阿德的积压,两棵粉红的葡萄般的乳头慢慢渗出了白色的乳汁,让整个乳头更加晶莹剔透。阿德一下子兴奋地含住乳头,忘情地吸允着,道:夫人干吗要喂我奶啊,那样我是要叫你夫人还是娘亲么?」说完哈哈大笑!

  「求求你,别说了,啊,啊,不要咬我的乳头。」阿德继续舔着建宁的上半身,双手开始沿着肚脐开始攻向建宁的幽谷,不断地调弄她的阴蒂和扭动的屁股,时不时双指插入阴道抠挖一番。弄得建宁欲仙欲死。这时当阿德的嘴不断在建宁的胳肢窝舔弄时,建宁突然身体一紧,剧烈地颤抖了几下,嘴里喊着「要去了,要去了…」走向了一个高潮。

  阿德看到建宁这么快就被自己弄得高潮了,心里很是得意,忽然停下正在舔弄的舌头,在建宁耳边淫荡地说:你怎么知道我渴了。建宁正在迷糊之中,哪里明白他的话语。然后阿德抱起建宁,嘴朝她绝美的阴部狠狠吸了一下。看到建宁那湿漉漉的下体,阿德又是一阵淫笑,问道:「不是沈大老爷,太没用了,让你独守空闺?看看你是多么淫荡,流了这么多的水。」听了阿德的话,建宁这在一阵伤感,突然下体被舔弄的快感像潮水一般涌上头脑,让她又陷入了迷失。

  「啊,啊,啊,不要舔了,求求你不要啊!」

  看到被自己弄得一阵淫言浪语的建宁,阿德心中又甚是受用。他继续像是在享受美酒一样吸允着建宁的爱液。双手分开建宁的阴唇,按住她的屁股,看着豆芽似的阴蒂,忍不住含在了嘴里,一边还用手指不断在建宁的蜜穴,一边享受着建宁突然喷涌而出的爱液打在脸上的热感,而建宁却是双腿僵直,臀肉不断向内紧缩,下体也不由自主地朝阿德脸上顶去…不久,他牵着建宁的小手,慢慢抚摸自己的大兄弟。建宁只有韦小宝一个男人,而韦小宝又是个瘦弱之人,那里自然不大。建宁第一次摸到这么个大家伙,像跟烧火棒--又黑又烫,心里自然是又惊又喜又羞又害怕。

  「想要吗?」

  建宁从小就收到严格的三从四德的洗脑,脑子里都是要对韦小宝从一而终,所以听到阿德的这句话,吓得缩回手。

  这下可惹恼了阿德,他伸起手在建宁雪白的屁股上就是一掌,恨恨地说:都这个时候了,你就认命让我乐乐吧!不然我打昏你把你扔给乞丐,让他们好好伺候你,你别那时才想起我。「建宁听后只能忍着委屈的泪水颤抖地抓起了阿德的肉棒,按照阿德命令的,含入嘴中。

  阿德看到如此,兴奋地按着建宁的头,像强 奸一样不断地抽插。

  建宁虽然已经嫁给韦小宝一年多了,到时何时为他做过此事?她的樱桃小嘴被阿德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嘴角多余的口水还来不及吞下,就又被阴茎挤了出来,流得满胸脯都是。每一次,圆大坚硬的龟头都会顶到她的喉咙上,让她产生呕吐感,但她却无法也不敢逃开涂满了她唾液的肉棒。而阿德却在建宁的红唇的包裹下和巨大的征服感中享受着一阵又一阵的快感。突然阿德发出了一阵低吼,将肉棒紧紧顶在了建宁的喉咙上,一波接一波的乳白色精液直接射在了她的食道上,让她吐也吐不出,只能全部吞下。

  虽然已经发射了一次,但是面对这么个尤物,阿德的双手仍不断地在建宁身上游走,不一会儿他的鸡巴又傲然挺立了,而建宁也是被弄得湿了又湿。

  「该做正事了,让我好好疼你吧!」

  「呜呜…」建宁似乎知道什么,又开始抽泣。

  「我会让你明白做女人的乐趣的。」阿德一面将肉棒抵在建宁的蜜穴上,一面亲吻建宁,只是不着急插入。

  突然阿德在建宁的双乳上轻轻地咬了一下,建宁促不及防地抖动了一下身体,一下子把阿德的肉棒压进了蜜穴。

  「啊!」

  两人同时吼了一声,一个是因为强烈的紧迫感而舒服,一个则感到了一阵疼痛。

  阿德从小是母亲独自含辛茹苦养大的,骨子里对女人很是感激。虽然他不喜欢建宁,可是也不想见到她多么痛苦。所以只是紧紧地抱住了建宁,没有什么大动作,让建宁的阴道适应着自己的尺寸。又笑嘻嘻地在建宁耳边念道:「夫人这么想要我啊!别急,慢慢来。呵呵…」建宁听得脸红耳赤,但是这个时候她似乎不再像开始那样抗拒阿德了。一来是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受到韦小宝的滋润了,身体的本能反应让她无法抗拒。再者,现在木已成舟,不能反抗,只能闭眼享受了。最后也是因为阿德让她感受到了性爱的乐趣,于是她干脆闭起眼来「享受」。

  看到建宁的表情开始舒展,于是开始扭动身子,肉棒缓缓地抽插,两人的交合处,发出「嗤嗤」的水声。建宁脸上的红晕更加深了,像两片云霞,让她看起来更加可爱,让阿德心动不已,一边抽插,一边不断亲吻,似乎要用舌头,占领建宁身上的每个角落。

  正在两人享受销魂而欲罢不能之时,远方忽然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呼喊声。

  「六夫人,六夫人,你在哪里?」声音虽不大,顿时让正在云雨的两个人身体僵直。

  原来韦小宝见建宁跑出去那么久还没回来,心里早就有点慌了,而且天又渐渐黑了,他让不得不急忙派人出来寻找自己那个麻烦的妻子,只是不知他若是知道现在建宁正在被别人奸淫,心里会怎样想。

  再说阿德心想:木已成舟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稳住六夫人,她应该也是不想外面的人看到屋里的场面。

  于是阿德恶狠狠地在建宁耳旁说:如果你现在大喊大叫,我就诬赖你和我通奸,看到现在的情景,我想没有人会不相信吧!所以你还是乖乖地躺着吧!「建宁似乎也害怕韦小宝知道现在的情况,所以只好轻轻点了点头。

  这时,门在忽然响起敲门声,接着有人喊道「里面的,今天有没有看到一个人女路过人?」阿德强作镇静,又装着睡眼惺忪的声音,在屋里回答「你是谁啊?

  什么娘们,什么娘们会来这里,这里连蚊子都是公的,你小子要找娘们不去怡红院来这里打扰我睡觉,他妈的…」刚说完,只听外面一阵大笑,人渐渐走开了。

  阿德如释重负地垂下头,看着身下也正在聚精会神听情况的建宁忍不住亲了一口,又动了起来。「别……动…啊…」阿德看到身下因为害怕未走远的人听到她的呻吟,而紧闭牙关,不敢发出声音的建宁脸上既快乐又害怕的表情,忍不住想捉弄一下,于是他更加用力地做起活塞运动。让建宁的双颊更加通红,到最后只好吻上阿德的嘴,以阻止自己的呻吟。

  四周虽然静悄悄的,但对两人却都比什么叫床声更令人兴奋,因为这样对他们更像是在偷情,让两人的心里更加满足。不久,随着阿德的冲刺,建宁双手紧紧抱住阿德,小嘴拚命地咬在阿德肩上。紧接,伴随着建宁洪水般的阴精,阿德也注入了他的种子,两人同时都登上了欢乐的高峰…待云消雨散,两人还是紧紧抱在一起,阿德望着怀抱中的尤物,不禁又吻了一下。但是他知道两人身份悬殊,自己也只限于和她又一夜情,根本不能有什么妄想。于是他果断地站起身,穿戴好衣物,对建宁说:六夫人,你在这里住一晚吧!我要走了,不会烦你了,你明天顺着山路一直往西走几个时辰,就可以回家了。「说完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建宁虽然有些不舍,却也没有阻拦。

  第二天建宁回到了家里,性格发生了很大改变,没有以前的粗暴,而且十个月后生下了一个不像韦小宝的儿子,但是建宁却像心肝宝贝一样疼爱,或许她也在怀念那次一夜 情吧--每个人都渴望的依次艳遇!

  字节数:9198

  【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