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91Porn-操就要碰在线视频

Cao91Porn在线视频
比超碰&91Porn更棒的网站

【Cao91Porn图文】性福攻略

夜,xx酒店的包间内。

姚薇推掉一杯同事敬的酒,拿起包包借口要去上躺卫生间。

将包包放在没有沾到水的洗手台上,姚薇打开水龙头,哗哗哗的水声响在卫生间。

用手接了些冷水,拍在酡红色的脸蛋上,脸上的热气顿时消退了许多,有些醉意的脑袋也清醒了些。

她从未想到姚薇的酒量竟然这么差,才两杯红酒脑袋就有些晕乎乎的感觉。

抬头看向镜子里美人的迷离眼神,姚薇心想,看来自己这个样子真不能再待下去,万一出了什么事,可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刚才离开包间,唐江望向自己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姚薇就忍不住想把那家伙揪出来暴打一顿。

真是太糟心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在这个公司坚持多久。

想了想她还是从包包里掏出那款精致的粉色手机,给季寒发了条短信,这个时候他应该是下班了的。

【季大哥,你有没有空?能不能来xx酒店接我?嘤嘤嘤……同事疯狂劝酒我撑不住啊!速来救场!】

没多久姚薇就收到了他的回信。

【少喝点!等我到了再打你电话。】

看到回信的那一刻,姚薇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季寒答应来接她了,人身安全应该没问题了。

给季寒回了一条【路上小心】的信息,姚薇才将手机塞回包包里,对着镜子整理了下仪容,才施施然的踏出了卫生间。

回到包间,又是被一帮同事轮流灌酒。

姚薇推脱喝不了,结果这帮人非得让她喝一点。

短短二十分钟之内,姚薇又被人灌了两杯酒,她心里直骂娘,她感觉她的脑袋已经开始晕乎乎的了。

这时,原本独自坐在一旁的唐江,忽然端着两杯倒满的酒杯朝姚薇走了过来。

唐江用眼神示意姚薇旁边的妹纸起来,待那个妹纸被他迷得晕乎乎地起来后,他毫不客气的坐在姚薇旁边,将手中的一杯酒推到她面前。

然后举起手中的另一杯酒,脸上挂着风流轻佻的笑容,笑吟吟道:“姚助理,为了今后合作愉快,我敬你一杯。”

姚薇醉眼迷蒙的眼前满杯的酒,还有唐江脸上的笑容,心里简直反胃极了。

面上却一副喝醉了的样子,将面前的酒杯推开,嘴里撒娇似得嘟囔:“我喝不下了。”

“呵呵!”唐江笑容不减,风流多情的桃花眼流连忘返的盯着姚薇因醉酒而嫣红的脸蛋,手上却固执的将被推开的酒杯又推了回去,用哄小孩子的轻柔语气说道:“就一杯!”

“一杯都喝不下!”姚薇咬着下唇,为难的说道。

唐江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一阵悦耳的铃声给打断了。

他僵硬着一张脸,问道:“谁的电话?”

周围的同事面面相觑,以表无辜。

“我……我的……”姚薇慢腾腾的说道,她反应慢半拍的想了起来,这不是她给季寒设置的特别铃声吗?

连忙从座位上拿起包包,翻出那只精致的粉色手机,铃声还在契而不舍的响着。

“喂,是季大哥吗?”姚薇划了下接听,放在耳旁,一手拿着包包,一边接电话,一边踉踉跄跄的走出了包间。

她并没有注意到旁边唐江阴沉下来的眼神。

包间外的走廊里,隔绝了包间里吵吵嚷嚷的声音,电话里传来季寒低沉磁性的嗓音:“你在哪个包间,我上去接你。”

他从电话里听出姚薇的醉意,心里到底对这个青梅竹马的妹妹有些不放心。

姚薇抬起半醉的迷眸看了看包间的门房号,声音沙哑的报了过去:“二楼的205包间,我在门口等你。”

“好!”说着,电话被季寒切断了。

姚薇耳边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她垂下举着手机的手臂,阖上眼皮,身体无力的靠在包间门口对面的冰凉墙壁上,那份凉意能让她的意识清醒一丝。

现在她只需要等季寒上来就行了。

“咔嚓!”一声,对面的包间门开了,唐江从里面走了出来,反手将门轻轻带上。

他看到靠在墙壁上的姚薇,勾唇一笑,走到她面前,低头看她,几乎是脸贴脸的距离,甚至还伸出一只手撑向姚薇耳边的墙壁。

他的语气暧昧,眸光阴沉:“刚才给你打电话的男人是谁?”

刚才她的一声季大哥,已经说明打电话的是个男人了。

“关你什么事?”姚薇不悦的眯起眼,皱着鼻子别过脸,这个男人身上的脂粉气息让她很不喜欢,一看就是经常留恋风月场所的。

“你……”

唐江的眸子里盛满了危险,这个女人真是好样的,可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不卖他面子。

他忽然伸出另一只手钳住她的下巴,强硬的把她的脸转过来面对他,然后就要朝姚薇的红唇吻上去。

“你放开我!”姚薇愤怒的挣扎起来,眼角的余光瞥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此时唐江已经吻上了她的唇边,这是因为姚薇剧烈挣扎的缘故。

“呜呜……”

她连忙换了一副表情,楚楚可怜,晶莹的眼泪说流就流,哭的那叫梨花带雨。

唐江正满足于唇边那滑腻而柔软的肌肤,鼻尖甚至还闻到一股女人独有的幽香,却对姚薇的眼泪纳闷不已。

不就是强吻了下吗?至于哭吗?再说他这只是亲吧?不算正式的吻。

然而还没等他想明白,怒气冲冲赶到的季寒一拳砸向了唐江的脸,直把毫无防备的唐江打的往旁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呜呜呜,季大哥,你终于来了。呜呜呜……”姚薇看到季寒,如同看到了救星,连忙哭着抱住季寒的精腰。

看他这幅恶神出世的样子,简直是想把唐江生吞活剐了,姚薇可不能让他闹出什么事来。

见姚薇哭的伤心,惨白的小脸上也一副收了惊吓的样子。

季寒回抱她,难得温柔的拍着姚薇的背部,轻声安慰道:“别怕,有季大哥在,那个混蛋不敢欺负你。”

说完,眸似寒光射向了站稳身体的唐江。

那张原本风流倜傥的俊秀脸蛋上,竟然被打的破了皮,紫青了一片。

唐江伸出手指按了按伤口,却疼的他呲牙咧嘴的,心里不断的冒着火气。

特别是看到眼前的一男一女紧密相拥的情景,他心里的妒火和怒火一块点燃了。

有些男人就是这么奇怪,一旦认定了某个女人是他的人,就绝对不许其他男人染指。

大概是男人的劣根性吧!

季寒一言不发的搂着姚薇离开了,唐江也没有多做阻拦,只目光阴沉的盯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里的火气却憋的没处发。

头昏脑涨的姚薇由季寒抱着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位上。

车子点火,启动,踩油门,一气呵成。

坐在驾驶座上的季寒,骨节分明的修长双手用力的握紧方向盘,上面的突突暴起的青筋彰显出他不平静的心绪。

狭小的空间里,姚薇再醉,也能感觉到季寒来自身上的低气压。

不过身体实在难受得紧,她只好把车窗摇下一部分,让窗外呼啸进来的冷风吹醒自己。

双手抱胸,整个人蜷缩在副驾驶座上,整个人呈现一种极度没有安全感的状态。

季寒铁青着一张脸,目光沉沉的盯着前方的路,他只觉得心头像是被火烧了一样难受,他也不知道刚才跑到二楼见到姚薇被那个男人强吻时,心头为何忽然就像被重物重击了般窒息,紧接

而来的就是极其愤怒的怒火!

让他恨不得把那个男人给狠狠的暴打一顿,最好打的半身不遂。

连续吹来的冷风让车内开始有了凉意,姚薇忍不住哆嗦了下,却舍不得把车窗给关了。

一直分出几分心神关注着姚薇的季寒,声音冷冷的下了命令:“把车窗给我关上!”

察觉到季寒语气里前所未有的冷,姚薇只好将车窗给关上了。

她没事找话聊,语气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季大哥,晚饭你吃了吧?”

季寒的胸膛一阵起伏,从喉咙里压出来的声音:“吃过了。”

要不是因为吃饭耽误了时间,他不至于晚到那么久,让姚薇被那个混蛋占了便宜。

姚薇讪讪道:“那就好那就好。”

混蛋!今晚季寒是怎么回事?!完全被他这幅阴阳怪气的样子给打败了好吗?压根就接不上话啊!

一路沉默无话,车子总算开到了楼下,季寒一言不发的停好车,扶着走路歪歪扭扭的姚薇一起上了电梯。

姚薇有苦说不出,她七分醉意都被季寒身上释放的冷气压冻成了五分。

好在没一会儿电梯就开了。

两人踏出电梯,姚薇走到自己的房门,她房门正对着季寒的房门。

从包包里翻了半天都没翻出钥匙,姚薇气的将包直接摔到地上,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呜呜……连钥匙都欺负我……”

季寒沉默的将包捡起来,在一个角落里翻出了钥匙,开了门,然后把姚薇拉了起来。

“今天谢谢你啊!季大哥。”姚薇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因为哭泣和醉酒,她的整个脸蛋都是红红的,像是偷偷抹了胭脂,明媚迷蒙的眼睛更是水汪汪的。

“那个男人是谁?”眼神复杂的看了姚薇半晌,季寒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公司新来的上司,也不知道明天上班会不会被刁难,唉……看起来还不错的一个男人啊!谁知道他竟然……”担忧而不安的语气和神情,姚薇才不会说她是故意的呢。

这话一出口,季寒的脸色就变得很可怕,他露出一个冷笑:“看起来还不错的男人?你是不是觉得我打断了你和他深入发展的机会?要是今天晚上我不去的话,你今晚是不是就躺在他床上

了?也许你将来说不定会成为总裁夫人呢?”

“季大哥你……”姚薇一脸不可置信后退几步,脸上血色褪尽,眼底还有深深的受伤和难过。

不可否认,季寒看到脸色苍白的姚薇,心里出现深深的快意和一丝心痛,但是想到刚才她说那个男人不错的话,他又觉得自己嫉妒无比。

季寒眼神危险的一步一步逼近她,脸上勾起一抹讽刺的笑,伤人的话语不断的吐出:“怎么?还是你和他早就勾搭上了?今天叫我来,其实是为了欲擒故纵?你在床上是不是也用这幅楚楚

可怜的样子勾引他?”

他一想到姚薇和那个男人上床的事就感觉嫉妒的要发疯!

看着季寒脸上恶意的笑容,姚薇从一开始的不可置信到现在的愤怒,她深吸一口气,冷冷的看着他,指着门外道:“你给我出去!”

季寒看着姚薇冰冷的眼神,只觉得心头的某根弦崩断了,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用这种眼神看他?

胸口的愤怒再也抑制不住,“砰”的一声,大门被季寒用力的给关上了!

姚薇被这声音给吓了一跳,见季寒还在屋子里,她冷冷道:“你还在这里干吗?没听到我的话吗?给我出去!”

“呵呵~我能干吗?当然是干你啊!”季寒的眼神露出一抹危险,低低的笑了,一把将姚薇打横抱起,扔向客厅的沙发,整个人压了上去。

姚薇被这忽然的袭击发出一声尖叫,直到整个人被压住,她才挣扎起来,愤怒的盯着季寒的金丝边眼镜:“你给我走开!”

“怎么?他能碰你?我不能?”说着,季寒吻向姚薇的唇,堵住她说出冰冷的让他心痛的话。

吸吮着舔舐,香甜的味道,滑腻柔软的触感让他欲罢不能,身上的一团欲火也很快点燃。

“唔……”姚薇死死的守住牙关,不肯季寒的舌头伸进来。

“嘶拉”一声,姚薇的衬衫领口被一双大手扯开,大白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一只微凉的大手从敞开的领口探了进去。

“啊!”的一声惊呼,姚薇小嘴微张,季寒的长舌趁虚而入,在口腔内霸道的入侵,卷取对方不断躲避的丁香小舌,饥渴般的用力吸吮,搅弄。

同时他探入胸口中作怪的大手,握住其中一只丰满,一手无法掌控的大小让他肆意揉捏,柔滑细腻的触感和温热的肌肤让季寒满足的叹息出声。

姚薇羞愤欲死,那从未被人探访过的雪峰,如今竟然这样被男人肆意玩弄。

她慌乱的伸手去阻挡季寒的动作,却被他用另一只强壮有力的手臂制住,压向头顶。

季寒的吻充满了粗暴的侵略性,仿佛要将他心里的怒气全部宣泄出来,直把姚薇吻的喘不过气来才放过她。

同时那揉揉胸部的大手也拿了出来。

姚薇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她几乎以为自己要如同那离水的鱼,缺氧而死了。

季寒目光幽暗的扫过姚薇熏红的脸蛋,水光潋滟的迷离眼神,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张,还有那不断起伏的傲人胸部。

他的呼吸又粗重了几分,大手用力粗暴的一扯,姚薇的黑色职业外套散了开来,里面的白衬衫也被扯落了好几颗纽扣,彻底露出里面的黑色蕾丝系胸罩。

白皙的肌肤与黑色蕾丝胸罩形成鲜明的对比,两团硕大的丰满更是挤出弧线诱人的乳沟。

季寒声音暗哑无比:“没想到你奶子挺大的,也不知道有几个男人玩过……”

说着,大手将胸罩往上一推,两团波涛汹涌的大奶子弹跳出来,荡出好看的乳波。两颗小巧精致的红樱桃点缀在雪白的丰满上,看上去诱人极了,也许是因为遭遇到冷空气,两颗红樱桃正

怕冷的颤抖着。

季寒眯着眼睛,有些好奇的伸手捏了捏其中一颗。

此举却引发姚薇的尖叫和怒视,那带有老茧的指腹忽然碰了自己最敏感的地方,怎能不让她愤怒。

可是那羞愤的通红脸颊,泛着水光的眼睛,怎么看怎么没有威慑力,反而更惹人想要狠狠蹂躏她。

季寒直接低头,含住了他刚才捏过的小樱桃,用舌头不断的舔舐吸吮着。

“啊……”姚薇浑身一僵,忍不住夹紧双腿,小腹中窜出一股热流,酥麻感由乳尖传遍全身,她忍不住浑身颤抖蜷缩起来,泣声呜咽:“不要……不要……这样……”

季寒充耳未闻,专心舔弄着嘴里的小樱桃,时不时的用牙齿轻轻啃咬,不出意外的听到姚薇传来一阵阵的抽气声,偶尔用舌头吸吮胸部上的其他乳肉。

同时,他伸出一只大手,玩弄着另外一只胸部,不停的揉捏出各种形状。火热的大掌时不时的摩擦过另一颗挺立的小樱桃,直到它在手中变硬绽放,才吐出嘴里的那一颗。

经过季寒的亵玩,那颗被他尝过的樱桃变得又硬又大,还被口水弄的水淋淋湿漉漉的,雪白的胸部上面也布满了红色的草莓。

“另外一颗,要不要我也舔舔?”凑近姚薇的耳边,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嫩白的脖颈处。

近乎下流的话语,让姚薇羞愤的闭上眼,她此刻被玩弄的浑身瘫软,一丝力气也无,刚才一直在咬紧下唇,避免自己发出羞人的声音。

见她不说话,季寒直接含住姚薇红的快要滴出血来的耳垂,细细舔舐着,不出意外,身下的女人又是一阵颤抖。

“嗯……”姚薇终于难耐的发出一声呻吟,她感觉浑身快要着火似得,底下的内裤早已在季寒的撩拨下湿透,私密处一阵阵空虚感传来。

季寒逐渐吻向姚薇嫩白的脖颈,在那雪白的肌肤上种着草莓,同时一双大手不断的向下,忽然从她的套裙底下探了进去。

“你别……”姚薇一阵惊慌,害怕他发现自己的秘密,慌忙想要夹住自己的双腿。

然而她此刻浑身无力,又怎能挡得住季寒有力的大手?

粗糙的指腹触摸到充满湿意的底裤,姚薇认命的闭上眼,敏感的身体却因为私密处被人触碰而感到颤抖和酥麻。

耳边传来季寒低沉的笑声,却充满了浓浓的恶意:“才亲你几下就湿了?这身子可真够淫荡的……其实你是不是早就期待我这么做了?所以才每天那么殷勤的给我送早餐,就是希望被我操

吧?”

说着,季寒粗糙的指腹隔着薄薄的内裤用力的按压姚薇敏感脆弱的花瓣。

“嗯啊……季……季寒……你……混蛋……”姚薇呜咽出声,红唇微张,浑身颤抖不已,一半是被季寒的忽然袭击给弄的,一半是因为他所说的羞辱人的话语。

“哦?我混蛋?”季寒的眼神变得可怕无比,他冷冷一笑:“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他猛的起身,将姚薇身下的套裙用力褪下,下身只穿着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平坦白皙的小腹与修长无比的大腿一展无疑。

“你做什么?!”姚薇急了,很快,她感觉到身下一凉,原来是季寒将那黑色蕾丝的内裤正缓缓扯下,褪下的时候隐约可见粘在内裤上面的银丝正缓缓被拉断。

季寒身下早已坚硬如铁,看见这一淫霏的一幕,感觉更加涨大了几分。

内裤被彻底褪下,季寒不顾姚薇的挣扎,两只大手用力拉开她的双腿,女人最私密的黑森林倒三角地带暴露在他充满欲望的眼底。

稀疏的黑色毛发下,肥厚的两片花瓣被分开,露出那湿润的粉色穴口,正一张一合的吞吐着蜜液,仿佛在邀请谁来品尝一样。

季寒的呼吸粗重了几分,眼前的美景几乎让他自以为傲的自制力崩溃。

姚薇感觉到对方的炙热的视线灼灼的盯着自己的私密处,身下的蜜液流的更欢了,一股莫名的羞耻感涌上心头。

季寒看着那不断增多的透明蜜液,感觉喉咙一阵发渴,他哑着嗓子道:“我还什么都没做,你都这样湿了……”

说完,低头凑近花穴,长舌卷起那透明可口的蜜液,低低啜饮起来。

“不……不要……”姚薇浑身一震,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席卷她的全身,令她想抗拒又想享受,双手无力的抓住沙发上的抱枕,指甲深陷,脚趾也近乎痉挛的蜷缩起来。

季寒的长舌不断的在粉色小穴中吸吮舔舐,开始模仿性交的动作,在穴口进进出出,那里不断涌出来的蜜液全部被他吞咽个干净。

“嗯啊……快……停下……啊嗯……不要……”一波波陌生的快感从身下传来,姚薇忍不住夹紧了酸软的双腿,看着伏在自己身下的那颗黑色头颅,她不断的娇喘呻吟,只觉得大脑缺氧,

一阵眩晕。

女人似欢愉又似痛苦的呻吟,传入季寒的耳内,仿佛是对他的一种鼓励,他的舌头找到藏在花穴灭的珍珠,狠狠的一卷一压,不断舔弄啃咬。

“啊……”姚薇身体猛的一僵,脑海中一片空白,殷红的小嘴微张,眸底一片失神,身下恍若失禁的快感提醒着她,自己刚才高潮了!

粉嫩的穴口源源不断的涌出一大波透明的蜜液,季寒张开嘴汲汲的吞咽着,有些来不及吞咽的蜜液流向了他的下巴。

良久,他终于抬起头,站起身,双目盯着姚薇还未从高潮中回过神来的表情,手上动作不停,开始解自己的皮带和裤子。

三两下,身下坚硬如铁的巨物被释放了出来,上面的铃口已经掺出了白色液体,季寒抵住了姚薇湿漉漉的穴口,巨物不断的磨蹭沾染着穴口的蜜液。

姚薇终于被身下的一团火热烫回了神,她还来不及说什么,季寒一个挺身用力,那火热的巨物彻底惯穿了她。

“啊……好痛……”身下撕裂般的惨痛让姚薇痛苦的揪了起来,泪花从眼角滑落,她双手无力的捶打着罪魁祸首的胸膛:“出去……”

看着两人结合的地方缓缓掺出血迹,季寒一阵惊喜,没有想到姚薇还是处子,看来刚才惯穿时受到的阻碍不是他的错觉。

姚薇的捶打对他来说不过是挠痒痒,看着她痛苦的神色,季寒一阵内疚和悔恨,奈何现在让他出去是不可能的。

身下的巨物被幽径绞的是又痛又爽,那温热紧致的通道对他来说简直是犹如天堂的存在,季寒只能捉住她乱挥舞的双手,忍耐着一动不动,等姚薇的痛楚缓过去。

大概过了好一会儿,姚薇才感觉没刚才那么痛了,下身和小腹感觉涨涨的,有种异样的酥麻,一股热流涌向小腹,蜜液湿润了两人交合的地方。

季寒立刻察觉到了姚薇的变化,他忍不住轻轻抽动起来,忍耐的额上冒出热汗。

“嗯啊……”小幅度的抽动和摩擦让姚薇难耐呻吟出声,她难堪的咬住下唇,娇吟声变成闷哼。

季寒看到她这么忍耐的模样,忍不住把姚薇的大腿大大分开,巨物在她的小穴里开始重重抽插撞击起来,越插速度越快,动作也越激烈。

“啊……不要…嗯啊……停下……”姚薇受不了这激烈的动作,发髻散乱在沙发上,眉宇间一片媚色春情。

她红唇微张的吟哦,声音娇媚甜腻,胸前两团硕大的奶子随着季寒的撞击而晃动,荡出一圈圈炫目诱人的乳波。

季寒被这一幕刺激了,一手卡住姚薇的纤纤楚腰,另外一只手伸出去抓住那不停晃动的奶子,时轻时重的揉捏着,嫩白的乳肉从他的五指间溢了出来。

他俯下身,张嘴衔住另一只硕大奶子上的小樱桃,按压吸吮,舔舐啃咬。同时他身下的巨物更加用力的撞击捣弄着姚薇的花心,一下一下,仿佛要撞进最深的地方。

“啊……不要……求你……快停下……”姚薇被这双重刺激弄得再也受不了的啜泣低吟,小腹一阵收缩,小穴也紧紧绞着里面的巨物。

季寒及时吐出那颗被他玩弄的更加红艳艳的小樱桃,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咬紧牙关,艰难的将巨物从幽径里抽出。

真他妈的太爽了,差点将他弄泄了!

真是不乖啊!季寒幽暗的眸光一片不怀好意,

身下一个重重的刺入,让姚薇浑身一颤,紧接着季寒开始缓缓的抽出,然后又是重重的刺入。

他上身的衣服还完好的穿在身上,光裸的下身却如受了鼓励般更加大力抽插不止,臀部如过了电一般挺进挺出,丝毫没有慢下来的意思。

“啊啊……不要……嗯嗯啊啊……求你……快停下……啊……我不要了……”姚薇忍不住哭泣求饶,她整个人如同一叶单薄的孤舟在波涛汹涌的海上起伏不定,随时都有被大海吞噬掉的可

能。

身下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小穴里不断涌出来的蜜液使通道变得又湿又滑,男人的巨物在里面进进出出的更是方便的毫无阻拦。

季寒看着姚薇哭泣求饶的脸蛋,幽暗的眸光意味深长,真想把她蹂躏到玩坏啊!

这样想着,季寒停下动作退了出来,抓起姚薇一条白嫩细长的腿儿架到了他的肩上,下身对准湿润的粉色花穴一个挺进,又重重的抽插捣进姚薇的花心深处,这个姿势能让他进入的更深。

“啊啊啊……不要……求你……啊啊……嗯啊……”

不断撞击抽插,两人交合的地方映入季寒幽暗的眼底,巨大的阳具在湿润紧致的粉色小穴里进进出出,大量的淫水被猛烈抽插的动作带了出来,弄得到处都是。

两人的腿心一片湿漉漉的,黑乎乎的阴毛也沾上了不少,上面一片水光。

“口是心非。嘴上喊着不要,你看你的小穴咬的是有多紧,身下的沙发都让你弄湿了。”季寒声音暗哑,漫不经心的说着下流的话。

“求你……啊嗯……别说了……啊哦……”姚薇被这话说的羞愧难当,然而下面的小穴仿佛是在验证季寒的话一般,紧紧咬着那根在她体内进进出出的肉棒,源源不断的蜜液涌出粉嫩的小

穴……

“……啊嗯……”季寒大力的抽插了十来下后,姚薇感觉到身体猛的一僵,大脑一片空白,她紧紧的抓住身旁的抱枕,刚才经历的感觉又涌向了她。

没多久季寒便感觉小穴里一股大量的热流浇在他的肉棒上,同时小穴的内壁紧紧吸着棒身和马眼,这舒爽的感觉直接让他精关失守,一大股滚烫的精液射向了花心深处!

刚刚高潮过的姚薇,还未从余韵中回过神来,又被这滚烫的精液弄的再一次高潮,接连的刺激让她眼前一黑,直接失去了意识。

  【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