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91Porn-操就要碰在线视频

Cao91Porn在线视频
比超碰&91Porn更棒的网站

【Cao91Porn图文】催眠表姐的日子里

  李小志看着本来跪在自己面前的表姐,呆滞而缓慢得收拾着自己的衣服、穿好鞋子又拿起包,步履蹒跚得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又想到今天早上甚至几个小时之前她进自己办公室时对自己横眉冷眼的面目,早已经突破了极限的下体居然又有了勃起的趋势。

  不过,在意淫了表姐这么久之后终于得偿所愿,而且还几乎是完全符合自己意淫得玩到了被催眠的表姐,李小志此刻却也不那么猴急了,看着面前的视频播放器,不禁坏笑起来。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运用得当,那么这个曾经对自己不屑一顾的表姐将会随时变成可以被用来处理性欲的玩具。

  想着这些,他打开了搜索网页,输入了“视频剪辑软件”。然而他却不知道,他之前那个无论是语气还是内容都是模仿各种催眠色文的用于让目标被调教后清理完毕再苏醒的命令,正在给张薇带来多大的麻烦。

  发情了一天、无数次高潮、又被表弟的那虽然经验不足但尺寸绝对达标的肉棒摩擦了无数次的下体,此刻因为充血而肿大着,给张薇的行走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还莫提那早已发软的双腿,使得她几乎是扶着墙才慢慢走到了大夏底层的一家药店。

  “请问……有……紧急避孕药吗?”由于还处在部分催眠暗示的作用下,又或许是这个要求对于并没有男朋友的自己而言太过羞耻,她用颤抖而不连贯的声音问道。

  值晚班的药店小哥本来正在百无聊赖得玩着手机,一边通过余光扫了一下,一边顺手从旁边的架子上抓了一盒避孕药扔到柜台上。

  因为附近有几家夜店的缘故,自己值夜班时来的最多的客人就是来购买避孕用品的夜店小姐或者泡吧的小太妹了,他早已驾轻就熟,不过此刻心里还是嘀咕道,‘城里人真是会玩,白领OL下班了不回家跑去夜店啪啪啪,还是现在夜店小姐都开始走制服诱惑了?'

  不过当他要给张薇找零时,却着实被惊呆了。眼前的女人虽然素颜,却比自己平时见到的那些浓妆艳抹的夜店小姐多了许多分姿色和味道,只是眼前的女人散着因沾染汗液而潮湿的长发显得有些凌乱,眼神也有些许迷离,随着呼吸起伏着的胸前的衬衣上也有染过汗液的湿痕,看起来刚刚经过一场激战。

  她衬衣上的一个扣子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翼而飞,此刻被巨乳撑起开了一道口子,透过西装的领口可以看到胸罩的黑色花边,显得极其诱惑。

  仅仅是这样的视觉反差已经让拿着找零的他看得有些呆了,如果他能知道现在女人的裙下,肉色的裤袜破着的大洞、裤袜上因为淫水流过而留下的条状湿痕,还有白色的干涸的精斑,以及那正散发着淫靡气味的肿胀下体,不知道会不会立刻想要把这个美女就地正法呢?

  ’淫荡的样子……被人发现了吗……?‘意识到现在这个小哥色眯眯的眼神,一种’暴露快感‘又迅速得在还未完全清醒的张薇心中滋生起来,甚至下体的温度又重新回升了起来,她慌忙从小哥手里拿过钱,用颤抖的步伐尽最快速度离开了药店来到了地下车库。

  不知是因为这种变态的暴露刺激,还是走动中下体受到的摩擦,终于坐进自己车里的张薇下身已经又快要开始泛滥了。

  回到家里洗漱完毕,躺到自己柔软的床上,张薇才终于从这噩梦般的一天里得到了些许解脱,’呼~~本来想要对表弟采取行动的结果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总而言之,今天也算是有发现,表弟今天早上又想要催眠我没有成功,应该可以肯定是这小子搞得鬼了,今天还狠狠收拾了他一顿,想必失去了把我引入催眠状态的手段的他,短时间内应该也不敢再怎么放肆了吧?不过还是要多留心才是‘因为表弟的命令而失去了部分记忆的张薇此刻又陷入了错误的逻辑里,觉得自己暂时已经脱离了被继续调教的危险,即使没有什么主动行动应该也没有太大问题。

  ’更何况,今天的身体真的好敏感,一整天都没法集中注意力,这个样子去找他,岂不是等于白送么?‘这个想法倒确实不无道理,事实上现在的张薇不得不大大得分开双腿躺着,才能让那红肿得仿佛被蜜蜂蜇过一样的下体稍微舒服一些,也终于能获得一些思考的机会。

  不过辛苦工作了一天又’加了两次班‘的张薇此刻确实是太疲惫了,她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而另一边,表弟也回到了家里。这个平时一直觊觎着表姐美肉的精虫上脑的李小志今天终于得到了满足,稍微进入了贤者模式的他,此刻终于开始担心起了一些事情。

  毕竟意淫归意淫,想必不少孩子都有过恋母情结,更有甚者,应该有相当部分的人都曾经意淫过自己的母亲,但是只是单纯得动一动念头的话,也算淫邪思想的对象是母亲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然而今天自己可是实实在在得跟表姐进行了交欢,表姐那柔软滑腻的密径夹裹着自己的阳物的快感,让第一次尝试云雨之情的李小志此时回想起来还有些飘飘欲仙。可是再怎么说张薇也是自己的表姐,双方父母平日里更是经常互相走动串门,自己今天对表姐做出了这种行为,于情于理都让他充满了负罪感。

  更何况表姐一直是亲戚朋友间的骄傲,自己发现了如此优秀的表姐被催眠调教成了淫娃荡妇,非但没有告诉表姐、家人或是报警,却趁人之危任意鱼肉表姐的身体,别说是表姐的爸妈了,就连自己的爸妈知道了恐怕都不能容忍自己的所做所为。

  然而最令李小志担心的,还是那个把如此优秀和强势的表姐都催眠洗脑了的神秘调教者。他的催眠调教看上去似乎无懈可击,自己虽然歪打正着得获得了表姐肉体的使用权,可是却完全问不出任何跟这个神秘调教者有关的信息,也不能对他已经设好的各种催眠暗示有任何撼动。

  如果把表姐张薇的大脑当做一台可以被随便使用和编程的电脑的话,这个神秘调教者就如同是具有这台电脑root权限的用户,表姐所有的记忆和常识都可以被他肆意更改或是删除,而自己只是一个意外获得了这台’电脑‘的访问权限的guest 用户罢了。

  现在,自己这个guest 在未经别人允许的情况下,擅自登录还玩了别人电脑里的游戏。这一非法操作被人发现只是时间问题,而一旦被人发现,自己的命运就岌岌可危了。

  是啊,就算是Galgame 里那些坐拥神力的男主们,一旦选择出现错误,往往也都是难逃法网的bad end ,更何况自己怎么看都更像是游戏里的路人甲而不是男主角。李小志想起了校园催眠隶奴里总是欺负男主的那个小白脸,最后被催眠调教成了一个娘炮被收入后宫,不禁一身冷汗。

  李小志刚才倒也有细细看了下视频:表姐白天的日程一般都非常满,除了中午有一个小时左右的休息时间,工作时间里接待两个病人之间的休息间隔也只有10分钟左右,要利用这些休息时间潜入到诊室里调教表姐录下视频还不被人发现的话,可能性微乎其微。

  这么说来这个人很有可能是预约了表姐的治疗,然后利用这个预约时间进行了调教和拍摄。虽然得到了这个和张薇之前得到的差不多的结论,不过李小志也没有更多的头绪,毕竟表姐平时接待的病人特别多,自己也不是每个人都见过,虽然基本每个人的资料自己都有经手,但最多也就是看到一张两寸的证件照,根据这个视频里的背影来进行寻找和对比,无异于大海捞针。

  而且就算自己找到了背影特征一样的病人,也并没有更具体的证据,更没有跟他正面一战的实力。

  ’哎……‘种种困难让李小志又懒得再去思考这些了,不伦的事反正也已经做过了,与其自己在这里纠结,还不如破罐子破摔在被制裁之前多调教玩弄几次表姐的美肉好了,小志拿出手机,播放了一下刚才剪辑下来的视频里的铜铃声音,在坏笑中也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表弟又跟前一天一样老早就来到了办公室,休息了一夜恢复了精力也恢复了淫欲的他,迫不及待得想要在表姐开始接待第一个病人之前就实验下自己剪辑的铜铃声音的效果,打算在上班之前先来个开胃菜。

  无奈表姐居然在接待第一个病人之前几分钟,甚至病人都已经等在诊室外边了的时候,才慢吞吞得赶到,李小志也只得郁闷得放弃了自己的淫邪的计划。

  不过这也真的怪不得张薇,昨天在繁忙的工作之外,还要被两个’主人‘轮番调教和玩弄,筋疲力尽的张薇今早还能从床上爬起来,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

  不过因为觉得自己暂时已经不会再被表弟进行催眠调教了,张薇的气色倒是相当不错,踩着高跟鞋从表弟办公室门前路过的时候,一股英姿飒爽的女强人气息又由内而外得散发了出来,完全没有昨天晚上在表弟办公室里淫靡下贱不知廉耻的色气。不过这种反差却又更刺激到了李小志的征服欲,’哼,来得这么晚,算你走运,待会儿看你还神气不神气。‘虽然兴奋的下体还没有完全消肿,但一直担忧的心事暂时得到了’解决‘,张薇在工作中的状态明显比最近一周好了很多,不知不觉中上午的病人已经都处理完了,张薇也打算出门去取之前预定的工作餐便当。

  “表姐,上午忙完啦?去吃午饭么?中午的药别忘了吃哈~ ”李小志又跟昨天早上一样突然出现,主动跟表姐搭着话。

  “吃药?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张薇不明所以,听得一头雾水。

  “你小子每天不好好工作,神神叨叨的想什么呢?昨天早上玩光笔,现在又说什么吃药,我看你是不是莫名其妙的东西看多了脑袋看出毛病来了,我看你才该吃药了吧?”联想到昨天早上李小志失败了的猥琐行为,表姐又补上了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也是想警告表弟别再打什么坏主意了。

  “你病了啊,表姐,你不记得了么?”李小志一边说一边播放了手机里存好的从那段视频里剪辑下来的铜铃声音。

  “什……?啊……”张薇正满脸不悦得听着表弟莫名其妙的话,看着他莫名其妙的行为,却在录音播放出的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前一秒钟还俯视着猥琐的表弟满脸嫌弃相的张薇,此刻连直起自己双腿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果不是李小志第一时间拽到她的手臂又搂住了她的纤腰,她此刻恐怕又已经瘫坐在地。

  面部的肌肉因为失去了张力也变得松松垮垮,这种失真而僵硬的表情仿佛是那种做工拙劣的充气娃娃脸上的表情,不过也难怪,毕竟现在的张薇对于表弟来说已经只是一个毫无思考能力的玩物了。李小志扶着这摊烂泥一般的美肉,慢慢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而张薇几乎没有力气的双腿也被动得随着表弟的拖动慢慢得踏着步子。

  虽然昨天已经玩弄过一次张薇的肉体了,但是他因为被表姐瞬间催眠的缘故,并没能看到表姐是如何从一个正常的清醒的美女心理医生,被催眠暗示控制意识变成一个放浪性欲的荡妇的。现在单单是看到这一幕发生在表姐身上的突然转变,就让这个对MC物恋执念已深的李小志又兴奋了起来。

  再加上此刻表姐丰腴香艳的肉体正倚靠在自己身上,他的肉棒已经完全勃起,隔着自己的裤子和表姐的裙子顶在她的翘臀上。在平时哪怕只是因为表弟看看色情文学和色情群就觉得表弟猥琐、恶心的张薇,此刻却因为铜铃暗示的效果身体开始变得敏感起来,慢慢进入了发情的状态,感觉到了表弟坚硬肉棒碰触的她,嘴巴微张发出了梦呓一般的呻吟声。

  把这个玩具一般的表姐拖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关上门之后,不知道是失去了力气的美艳肉体只能保持这种姿势,还是’母狗‘的催眠暗示起着效果,表姐自觉得四肢着地跪趴到了地上。而刚才因为倚靠在表弟身上,巨乳被摩擦到的缘故,刚刚从愤怒变到呆滞的脸上,此刻慢慢又有一丝淫媚浮现出来。张薇此刻正抬着头,媚眼如丝得看着眼前这个刚才还被自己厌恶着的表弟。

  “你为什么要吃药,你忘了么?”李小志已经径直走回自己的座位上,拿起了昨晚自己用过的道具:那个用来装病人资料的文件夹。

  “母……母狗……张薇……是个……心理……有问题的……变态……”张薇一边用四肢慢慢从门边爬向表弟坐着的位置一边说道。场景重现之后,被催眠了的表姐又想起了昨晚自己被灌输的’奇葩‘理论。“心理……有问题……就得……吃药”

  ’果然是个做性奴的好材料‘,李小志心说,昨晚只是给她灌输了’张薇是个心理有问题的变态‘这个观点,而今天表姐居然能自动根据自己所说的’吃药‘补全这个’有病所以要吃药‘的逻辑。表姐的聪慧此刻反而更加方便了表弟对自己的常识替换,也让他获得了更多的征服快感。

  “那你心理有什么问题?”看着张薇已经像母狗一样爬到自己的面前,李小志伸出一个手指勾起表姐的下巴,让她茫然而迷离得眼神正对着自己。这个轻佻的动作是从小到大如同女神一般被男生们追捧着的表姐所不曾经历过的,而此时,这个动作却加速着她的羞耻心和兴奋,望向表弟的茫然的面庞已经开始越发红嫩。

  “母狗……张薇……心里……渴望给……表弟……李小志……当性奴……啊……”仿佛是想起了昨晚被调教时的羞耻淫乱的画面,眼前的表姐不但按照自己昨天的要求把自己的’内心愿望‘表达得特别完整,甚至已经又开始回想起了昨天被调教时身体的快感,配合着这个羞耻的愿望的表达,让张薇忍不住又发出了一声呻吟。

  “你为了掩盖自己的这个变态的不伦的愿望,故意对表弟装出一副高冷的样子,但是这样只能让你的这个淫乱的愿望更加强烈,所以你必须要每天吃药才行!

  明白了么?”表弟一边用非常肯定的语气给表姐进行着洗脑,一边仔细打量着表姐今天的打扮。

  因为最近天气越来越热,张薇今天穿了一条非常清凉的白底碎花吊带连衣裙。从她现在正跪趴在李小志面前的角度,表弟很轻易得从她的领口看到了她的粉色文胸,以及在这个角度上文胸无法遮挡住的肥美巨乳的上半部分。因为穿着吊带裙的缘故,文胸的吊带是几乎透明的塑胶吊带款式,这也是表弟非常喜欢的一种设计。

  表弟也已经迫不及待得把一只手从张薇连衣裙的领口伸入进去,手指轻松得挤进文胸里,用手指夹住了她已经开始变硬凸起的乳头,来回揉搓起来。

  “每天……吃药……啊……主……主人……好舒服……哦……”被调教了许久的张薇,单单只是被揉搓乳头就忍不住兴奋得娇喘起来,因为兴奋的原因,表姐的头忍不住后仰,白皙的脖颈被拉扯得更加修长,下意识反弓着的背部和腰部,一方面把胸部更加向前挺出来方便表弟的玩弄,另一方面也把翘臀更加高高撅起,再加上伴随着兴奋而带来的颤抖,张薇已经又完全进入了发情母狗的状态。

  “以后你每天中午都需要口服一次药物,晚上回家之前需要外敷一次,明白么?”张薇淫荡的反应更加刺激了表弟的玩弄欲望,他干脆把两只手都伸进文胸里,以相同的节奏交替玩弄着表姐两边的巨乳。

  “啊……好刺激……哦……啊……是……主人……药物……是什么?”

  “药物,就是你渴望的你表弟的精液,明白了么?”李小志一边说一边脱掉了裤子,露出了已经又完全勃起又粗又硬的肉棒。

  “是……母狗……张薇……每天中午……口服……表弟的……精……精液……晚上……外敷……呃……给我……”以前连男生手都很少拉过的高傲的美女心理医生张薇,此刻却正以一副贪婪的眼神盯着自己表弟的粗壮阳具,想到它喷出的白浊污秽的精液可以用来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竟已经忍不住凑了上来,伸出舌头想要舔那因为完全伸展撑开皮肤而显得有些晶莹剔透的粗壮龟头。

  “停!”李小志已经不像昨天那么猴急,明明肉棒已经又胀又硬,却用手挡住了正在靠近自己裆部的表姐的头,打算刁难一下这个已经完全被自己所控制的美人,“每天要喂你吃两次药,可是件很累的事!你不求我就想得到药吃,是不是也太便宜你了?”其实仔细想来,他说得也不无道理。

  “求……求求主人……把精液……赏……赏赐给……母狗……张薇……”

  表姐并不明白李小志的真实用意,但还是按表弟的要求说着这些羞耻完分的话。

  听着表姐说出这样羞耻至极的请求,李小志已经兴奋得控制不住了,他按住张薇的头,把滚烫的肉棒斜捅进了张薇的樱桃小嘴里,坚硬的肉棒立刻在张薇的脸颊上顶起了一个凸起。

  张薇虽然对于口交所知并不多,但是此时因为想到’需要口服表弟的精液当做药物‘,也非常主动得伸出舌头裹挟着捅进自己嘴里的肉棒舔弄着。

  喜欢强迫和征服感的李小志更是直接抓按着表姐的头,前后拉扯着强迫表姐做着活塞运动。还不时改变自己捅进去的角度,坚硬的肉棒时而捅在表姐的左右侧脸上,时而捅在她的喉咙深处。

  完全没有喘息机会的表姐憋得满脸通红,一双一直盯着眼前的’主人‘的媚眼时而因为被肉棒呛到而频频上翻。肉棒在嘴巴里的抽插也带出大量的口水,以及她因为被堵住嘴巴而含混不清的淫叫声。虽然如此,表姐依然继续努力用舌头舔吸着在嘴巴里进出的阳具,给表弟带来极大的快感。

  不多会儿,表弟就死死按住张薇的头,把一股股精液射在了表姐的喉咙里,对口交并不熟练的她被呛到而几乎昏死过去,表弟撤去了按在她头上的手之后,她很快把嘴巴里的慢慢软下去的肉棒咳了出来,不过被射在嘴里的白浊的精液,则被她甘之若饴得吞咽了下去。

  “好累啊……”表弟正想着缓一缓,再进行下一步的玩弄,却完全没有留意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有人从自己忘记反锁的门里走了进来,一道闪光过后,表弟的意识开始昏沉起来,’居然忘记锁门了么……‘,眼前的表姐还在继续趴在自己的裆部舔着软下去的肉棒,而表弟随着这最后一个念头过去,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

  “终于醒了?话说你知不知道,不经过别人同意,就随便玩别人的玩具,可是很不礼貌的啊”

  表弟再次清醒过来时候,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一句,可是对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不自然,并不像是真人发出的声音,而有点像是被变声软件处理过的声音一样。

  除此之外,他还听到了’啪啪啪‘的有规律的撞击声,已经操弄过一次表姐骚穴的李小志,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声音。

  李小志发现自己还坐在刚才的椅子上,虽然想说话,可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想动也完全动不了。而眼前,这个神秘人口中所说的’玩具‘的处境,则比自己更糟:表姐张薇似乎也是被施了跟自己身上类似的石化类催眠暗示,就如同催眠魔术里常见的’钢铁人桥‘的效果一样:此刻的张薇,正一丝不挂得仰面朝上,但是小腿和手臂全都竖直向下把自己的躯干撑离地面,使得自己健美的身体此刻如同一张四脚的桌子一样。

  不过表姐的两条腿此刻是向两边大大分开着的,而那个侧后方对着李小志的神秘人,此刻正站在表姐分开的两腿之间,俯身用手撑在表姐的小腹上,然后快速而猛烈得抽动着腰部,比发育良好的表弟还要大上一号的肉棒此刻正刺破那红肿的阴唇之间的肉缝,在张薇那已经被爱液充分润滑的骚穴里自由得出入着。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用这样的姿势仰撑在地上,又被人按住小腹,同时还被激烈得抽插着,一般人怕都已经体力不支倒在地上,而此刻表姐美艳的肉体只是随着神秘人的抽插稍微前后晃动着。所以李小志才会觉得表姐应该也是中了跟自己一样的石化类暗示。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表姐中的暗示跟自己的并不完全一样,因为不能说话的他分明听到了表姐已经语无伦次的淫乱浪叫声,已经没有了任何实际语义的呻吟声随着面前人的抽插的节奏从嘴里蹦出,这个’玩具‘所处的快感状态已经不言而喻。

  “哦……哦……啊……主……操……哦……舒……啊”随着神秘人抽插的节奏,一个个单音节的呻吟从表姐嘴中传出。神秘人的性经验显然比李小志丰富许多,不时改变着抽插的节奏或是力度,而张薇声音的音色和节奏也随之而变化,她的身体此刻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件人肉乐器,而眼前的人正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演奏家,通过抽插的控制完成了一曲充满淫靡气息的乐曲。

  这样淫乱的场面让李小志居然不由自主得兴奋起来。这也难怪,在他以前一些非常变态的意淫里,他曾经幻想过这个高高在上的表姐会被洗脑成可以被各种人随便使用的肉便器,这种彻底崩坏的反差刺激让他此刻已经欲罢不能得再次勃起了。

  而神秘人似乎也读懂了他的想法,“喜欢跟表弟偷情的贱母狗,扭过头去对着你那个整天意淫你的表弟吧,他似乎光是看着你被别人操的样子就已经兴奋起来了呢?让他看看你被主人操到崩坏的表情吧!”看来他确实对于自己的’玩具‘被别人玩了而感到很不开心,此刻又要故意以此来羞辱这已经完全失去了自由意志的姐弟二人。

  张薇慢慢把头转了过来,不过已经被操弄得兴奋到极点的她眼神已经完全无法聚焦,由于之前是仰面朝上的缘故,半张着的持续发出浪叫的嘴巴里两个嘴角都有口水流出,滴到垂在头下的秀丽长发上,通红的脸颊上渗出的细密汗珠也都以一样的角度朝着两边流淌下去。

  不单单是浪叫的节奏和抽插的节奏保持着绝对的一致,就连张薇此时半张着的媚眼里,那无神的瞳孔也都在跟插在下体的肉棒保持着一致,随着每次抽插,眼前也在不停地上翻。这比之前看到的’母猪颜‘更加淫乱的表情让李小志更加的兴奋不已。

  神秘人抽插的速度渐渐加快起来,但是却并没有因此而减慢力量,啪啪啪的声音不但变得更加密集,也变得更加大声了。“在意淫自己的表弟面前被别人操到一脸母猪颜,你可真有够下贱的!告诉你表弟你有多爽!”

  “啊……母……母……哦……狗……快……啊……哦……被……操……呃……死……啊……”表姐依然是只能按照神秘人抽插的频率在春情的叫喊中间夹杂着一个个单字来回答着他的问题。

  神秘人已经几乎把上身都俯在张薇身上,用力抱着表姐纤腰的他看起来也已经快到了极限,不过这最后的冲洗却更加快速和猛烈,一阵阵淫水随着猛烈的抽插飞溅而出,而不知是由于在表弟面前被人操弄的屈辱,还是由于过度的兴奋,张薇已经扭曲的眼角流出了泪水。

  最后几次冲刺之后,神秘人趴在张薇身上,把大量的白浊的精液浇在了她的花心上。而张薇也被这滚烫的刺激带去了一个高潮,潮吹时喷出的爱液从肉棒和骚穴的缝隙间喷射而出,溅得附近满地都是。而这样香艳的色情现场,让李小志的肉棒也抽动着,喷出了一股刚刚还被表姐吃过的’药物‘。

  “哼,本来今天就要完成所有调教了,昨天居然被你这小子歪打正着捡了漏,现在你也玩过了,也看过瘾了,我也就不客气了。”又是一道闪光闪过,李小志再次失去了意识。

  ’以后拍视频倒是方便多了,或许还可以考虑拍点3P的呢?‘神秘人一边想着一边拿出了手机,“催眠物恋群有99条未读消息……”

  「BAD END 」

  (喜欢黑暗RBQ 类结局的朋友到此处可以结束了。其他结局线的故事从下面继续进行中,故事是连贯的)“啊!……”李小志忽然惊醒,喘了好久的气才反应过来刚才的只是一场梦。

  自己才刚刚用表姐的骚穴破了处几个小时不到,第二天的工作根本还没开始呢。

  ’果然是朝有所思夜有所梦么?‘李小志坐了起来,拿起了手机想看看时间,才发现手机解锁屏幕之后依然是音频播放器的界面,这个叫铜铃的音频让他又想起了刚才的噩梦,不禁有些心有余悸,忍不住选中了文件,想要删除。

  可是想到表姐那噬魂销骨的香艳肉体,又让他陷入了心理斗争之中。’反正玩都已经玩过了,就算现在假装不知道,被发现也是早晚的事‘’只要我别像梦里那么粗心大意忘记锁门什么的……应该就没什么太大关系吧?‘李小志自我安慰道。对于表姐这个从小到大榜样的征服欲,最终还是战胜了他的恐惧心,取消了删除的他,倒也意识到自己是应该开始尝试调查调查这个神秘人的身份了,毕竟不能完全坐以待毙啊。

  在这样想法的支持下,他第二天还是按照计划对张薇进行了铜铃催眠导入和’服药‘调教,确认并没有什么幺蛾子发生之后,色胆又重新大了起来。

  在之后的几天里,李小志不光每天中午和晚上会让表姐按时服药,甚至在表姐接待两个病人的几分钟间隙里,只要他逮到机会也会用那段录音把表姐催眠,趁机调教一下表姐已经越发淫乱的下体。

  当然,他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可以趁间隙多接触一下病人,寻找更多的线索。因为病人的诊疗时间里所有的对话内容心理医生有义务保密,所以对于每个病人在诊室里做什么,他完全无从得知。

  当然,又回到之前错误逻辑的张薇对此也一无所知,还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了表弟的催眠调教,而越发淫乱的身体也使得她越来越难有机会仔细思考自己的处境。

  另一方面,一张已经罗织了很久的大网也终于要开始收网,准备彻底捕获张薇这个高冷的猎物了。

  “……你会变成一个催眠痴女,被催眠、被人控制的状态下可以体验到极致的性爱快感,所以你会变得渴望被人催眠调教。你会对催眠色情充满兴趣,想到会被人催眠调教,你就会忍不住兴奋。”

  美女心理医生张薇的诊室里,又在进行着一段奇怪的对话,本应该是聆听建议的病人,此刻正在对着高冷聪慧的心理医生灌输着奇怪的思想。

  “是……主人……我会……变成……催眠痴女”赤身裸体地无力地把上身趴在桌子上的张薇,用’主人‘称呼着这个已经调教自己很久了的病人,修长的美腿不时得抽搐着。

  这个对各种MC情色小说、电影、游戏里的情节都了如指掌的’主人‘,再一次祭出了MC情色文艺品里的调教方式在张薇身上做着实验。

  这次,他使用的是最近很火的小说一瞥洞天里,马特彻底奴役李嫣茹的方法:让这个本就对催眠术有所了解的心理医生,转而把兴趣点放在催眠色情方面,让她沉溺于催眠色情不能自拔,变成一个催眠痴女,最后即使在清醒状态,也只能主动得沦为自己的催眠奴隶了。

  已经在张薇身上实验过许许多多其他MC色情文艺品里调教方式而且都成功了的他,打算用这个办法来让张薇作茧自缚,彻底臣服。然而,他似乎还并不知道已经有其他人偷偷玩过了自己的玩具,也不知道张薇对于自己已经被催眠调教过的怀疑和推理,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暗示真的可以起到他想要的效果,帮助他彻底奴役这个高冷的知性美女么?

  【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