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91Porn-操就要碰在线视频

Cao91Porn在线视频
比超碰&91Porn更棒的网站

【Cao91Porn图文】大学时的车祸生活

当最后一科结束的铃声想起时,我没有象考场里的其他同学一样唉声叹气,我把卷子交给老师,然后快步走出考场,我再也忍受不了那压抑的气氛,我需要自由的呼吸。 考场门口老爷子的一个警卫员──徐哥,正在门口等我。和徐哥聊了会天,一起考试的女朋友也出来了,在车上和女朋友卿卿我我,但是徐哥在前面开车也不敢太嚣张,到了女朋友家门口的时候相互飞吻,约定晚上接她出去玩。 晚上要出去的时候,老妈再三叮嘱不让我开车,但是兄弟们应该都知道,刚学会开车的人,对车都特有瘾,尤其哥们当时总是自认为已经很行了,所以也没把老妈的话放在心上,而且当时哥们开的是一辆新的深绿色的日本原装的雅阁,这是我过生日的时候姐夫给的生日礼物,存心想在发小儿们面前炫耀一下,当我兴奋的启动车子的时候,我自己根本没有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开这辆车。 到了女朋友家,女朋友正在闺房里擦胭脂抹粉的。哥们上学比较早,而且小学上到五年级的时候,老爷子被吊进京,哥们就直接上了中学。考大学那年我十七,是我们班里最小的。而女朋友是中规中矩的上的学,那年她十九。 我和女朋友是高 二文理分班的时候认识的,文科班里集中了学校里很多的美女,但是当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还是被她的美丽打动了,她是艺术特长生,从小就学舞蹈,得过不少奖,长期的舞蹈训练让她的身材那个时候就很出众。 一米七出头的高挑身材,小屁股又圆又翘,胸前耸起的双峰虽然以我现在的标准来看属于中等,但在那个时候已经觉得很有吸引力了,而且她的乳型相当的漂亮。最要人命的就是女友的那双修长的美腿,线条圆润柔和而不失丰满肉感。 哥们当时想都没想就决定追她,女友的爸爸是个船长,经常就在天津,她妈妈是个舞蹈老师,也是个风韵绝佳的美人,女友从小就和她妈妈学习舞蹈,继承了她妈妈身上的那种古典主义气质。要是现在认识的话,哪怕是再过一两年,估计哥们也会对她妈妈有点想法,但是当时哥们绝对只是觉得她妈妈长的美。 在女友家里和她妈妈打了个招呼,就进了女友的房间,坐在一边看女友化妆的美态让我有点痴迷,我情不自禁的走到女友背后,双手轻柔的抚摸女友圆润的肩头,慢慢的俯下身在女友秀气的脖颈上亲吻,女友是个很敏感的人,不一会小嘴就忍不住发出轻微的呻吟。 我把女友抱起来,让她坐在我的腿上,女友主动的热烈的和我亲吻,一双柔嫩的小手伸进我的衣服里在我的坚实的后背和前胸乱摸。 我一只手伸进女友的短裙,抚摸着被光滑的莹白的裤袜包裹着的细嫩的大腿和饱满的阴部,一只手隔着衬衫揉搓女友坚挺的乳房,即使隔着内裤和裤袜我也能感觉到女友的阴部散发出的热量。这个时候女友也发情了,蹲下身去解开我的裤带,放出我粗壮的鸡巴,用自己的丁香小舌不停的舔弄,然后含进樱桃小口不停的吸允。 我靠在椅子上双手抚摸女友的秀发,感觉下体传来的温暖的快感,女友的口活很青涩,偶尔还会碰到牙齿,但是我当时已经很满足了,毕竟平时公主般清纯的女友肯给你口交是十分爱你的表现。 女友舔了一会,我把女友扶起来,然后把她按在梳妆台上,女友知道我要肏她,忙小声羞涩的说:「妈妈还在外面呢,一会妈妈就去天津看爸爸了,晚上我们回来,在给你好么?」我当时强忍着我已经涨得不行了的大鸡巴硬塞回到牛仔裤里,女友看着我可怜的模样,在一边痴痴的笑着。女友整理一下有点乱的头发,然后我们就出发去和其他越好的哥们回合了。 我和女友的第一次是在女友十八 岁生日,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处了半年了,之前我们就是亲亲嘴,拉拉手,这在当年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 那天我请女友吃饭后送女友回家,她家里没人,我们一起坐在她的小床上聊天,她的样子好美,当时我望着她觉得自己已经迷醉了。 她被我看得很不好意思,我情不自禁的吻了她,然后我们就抱在了一起,翻滚到了床上。我们都是第一次,都没有经验,我就是在一些VCD的A片里了解一些,就学着样子做。 哥们没有像其他兄弟说的第一次很快就不行了的情形,那次我们做了很久,我怎么都射不出来,她第一次流了很多的血,床单都透了。我照着A片里的样子让她口交,她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第一次口交女友几乎就是把我的阴茎吞吞吐吐,但是因为太刺激了,所以我也有强烈的快感,快要出来的时候也就是把女友的小嘴当成小屄肏了,女友趴在我身上咳嗽,把我射进她嘴里的精液都吐在了我的小腹上,然后像小猫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我感觉到了她的爱。 那夜我们不断的缠绵着,她虽然比我大,但是确喜欢在做爱的时候我叫她妹妹,现在她早已经嫁做人妇,但是偶尔我们还在一起缠绵,我们到现在都已经说不清我们当时为什么会分手了,她总结的是「当时我不经意,当时你不经事」,关于她的故事,也许以后会详细的告诉大家。 我和女友还有发小儿们先是去东来顺饭店吃饭,然后去酒吧疯了半宿,后半夜两点多的时候,一个哥们非要带刚泡的一个大学三年级的女孩去开房,我开车去送他们,其实现在想想什么事情都是注定的,因为本来他俩「打的」走就没什么事了,但是当时我那个哥们说那个妞骚得很,也许能一起玩一次,那个小妞长得确实不错,还是个大学生,当时哥们也正要上大学了,心想先和学姐「交流」一下也好,于是就先把女友送回了家,然后让她等我,就又去送他们了。 我们到了哥们家的一间空着不住的房子,哥们那天喝了不少的酒,再加上傍晚的时候被女朋友弄的不上不下的,所以一进屋哥们把她按在客厅的沙发上就要上她。 那女孩一边笑着一边躲着,哥们把那女孩按住,扒了裤子就肏上了。女孩很白很丰满,大屁股大奶子,乳房有点下垂,乳头的颜色有点深,大阴唇有点黑,因为就是为了发泄,而且女友还在等着,所以上来就是一顿猛肏。 女大学生的屄有点松,叫得很骚,哥们当时与女友已经有一年的性交史了,但是在那个女生面前感觉自己还是有点嫩。雪白的大屁股一个劲迎合我的抽插,还不时的回头给我抛媚眼。 我一边肏一边和她聊天:「身经百战了吧,下面不是很紧呢?」「还不是你们这些男生弄得,不能怪我哦。」和她聊天让我第一次从侧面了解到很多大学女生的淫乱,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形成了我对大学女生的初步印象。她上大一的时候交了个男朋友,因为同寝室的女生都有男朋友了,所以自己没有就觉得很没面子,和一个男生处了几个星期就上床了。 她告诉我在大学里,女生总是把没人追当成很没面子的事情,而一旦有了男友,几乎没有不失身的,而大学里宽松的环境可以说是青年男女性爱的温床。年轻男孩的性慾都很强,那个时候几乎每一天肏她好几次。 她说那个男孩其实就是把她当泄慾的工具,两个人之间没什么感情,那个男孩不止一次在寝室的聚会上炫耀这个女生的床上技巧如何如何。后来她就发现自己的男友开始和其他女生有关系了。于是就分手了,但是已经习惯有男人陪在身边了,于是就一个接着一个的换男友,和不同的男人发生着关系……肏完这个女大学生后,互相留了个联系方式,因为怕女友担心,就马上离开了,等我走的时候,等在一边的兄弟一边搂着那个女生往卧室走,一边让我别忘了关门。 因为怕女友怀疑,哥们车开的很快,并且给她打电话说朋友喝多了,我照顾了一会,就在我一边打电话一边转弯的一瞬间,我就感觉一阵动荡,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当我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医院了,妈妈说我昏睡了两天了。其实我感觉自己在进手术室的时候还是对外界有感觉的。医生说我没什么事,就是左臂因为被方向盘卡住而骨折了,右腿的骨折也挺严重,左腿和肋骨也折了,慢慢养吧。 我当时就是感觉浑身上下那都疼,但是听到没什么事,自己也就放心了,就是一想到本来挺好的一个夏天就这么报废了,让我闹心的不得了。晚上老爷子看了我一次,看我精神状态挺好的,就出去和院长聊了几句天就走了,我知道父爱似海的道理,他心理其实很担心,只是不愿意表达。 享受着老头子高干病房的待遇,天天的也不能动,就和身边的小护士闲扯,没事总把亲戚朋友,爸爸的部下送东西给她们,因为每天她们也都挺不容易的,我那个时候连上厕所都要她们帮着,刚开始的时候我都不好意思,怎么尿都尿不出来……女朋友天天都来陪我,有的时候在病房里跳舞给我看,我的主治医师姓王,是个很好的人。我现在都还叫他王哥,他每次看见我女友给我跳舞都羡慕的不得了,我总是用唯一能用一只手搂着女友说:「把你跳舞的姐妹也给王哥介绍几个啊!」后来我女朋友真的给他介绍了一个师姐,两个人现在孩子都很大了。我们有的时候见面还总是说我住院的时候发生的趣闻。他也为我和女友没有最终能在一起而惋惜。 住了大半个月院,火气憋得不行,终于有一天看没人,我和女友想做一次,但是她一碰我就很疼,尝试了所有的姿势(其实只能用她上我下的姿势)都不成功,女友最后只能用嘴帮我泻火,我用手帮她抠抠。当时我就发现射精的时候身体就感觉不到疼痛。 从那次后,女友就经常在没人的时候给我口交,女友的口技在那两个月进步很大,而且原来无法咽下去的精液也都能分几口吞下去了。 但是这个时候女友就要去上海的大学报道了,这也成了我们分手的开始。 这个时候我的身体恢复的速度很快,一天和王哥聊天,王哥说要给我专门指派个高护了,因为就要开始行动训练了。 第二天早上换药的时间到了,一个女人推着药架走了进来。第一眼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她「妩媚」,她看起来有二十五六 岁的年纪,一米六七左右的身高;面部的线条很圆润,皮肤很白,有点高丽女人的气质;鼻子很精巧,有点外国女人的尖翘;大大的眼睛给人的感觉总是含着笑,但是我隐约的在她的眉宇间感受到一种哀愁与无奈,性感的红唇让人有咬一口的冲动。 当她弯下腰在药架上拿药的时候,高翘的大屁股撅向我,就是在白大褂的掩衬下也能看出那美臀的圆滚与肥硕。当她俯在我身边给我换药的时候,一小半雪白丰满的乳房在白衣下隐约可见,一抹粉红时隐时现。 「小弟弟,已经换好了。」当我还在对眼前的美景发呆的时候,一声甜美的呼唤叫醒了我。 我不好意思的说:「你换药的时候手法真好,我都没感到疼,姐姐是新来照顾我的吧,怎么称呼啊?」「我叫冯雪,你叫我……」 还没等她说完我就抢着说:「那我就叫你冯姐或者雪姐,要不乾脆就叫姐姐好了!」「嘴真甜,呵呵,随便你吧。」 「姐姐是朝族人吧?」 「咦,你怎么知道的?」 「我去过吉林,但是感觉朝族女人像姐姐这么好看的太少了。」「你真会说话,我是吉林的,大学毕业后留在这的。」「姐姐送你的。」我拿出一盒姐夫给我的瑞士的巧克力递给她。 「不好……这样不好……」 我不由她分手,硬塞给她,她还要拒绝,但一不小心碰到了我受伤的左手,一阵疼痛让我龇了一下牙。 她赶紧看我的手臂,我装出可怜的样子说:「姐姐,你还是拿着吧,就算认下我这个可怜的弟弟吧。」她看着我搞怪的样子说:「你们这些高干子弟真会惹人开心。」那天我们聊了很长时间,朝族女人的温柔与贤淑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她为我剥水果皮,喂我喝果汁,最尴尬的是去我要「方便」的时候,当她的芊芊玉手扶着我的阴茎的时候,我的阴茎居然硬了起来。 她看着我粗壮的阴茎,白皙的美丽的容颜羞得通红,我也很不好意思不知道说什么好……彷佛过了很长的时间,尴尬的气氛终于过去了。她依旧是满脸羞红的帮我拉上裤子,然后扶我走出卫生间,回到床上。 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妈妈来给我送饭,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妈妈和冯雪姐聊了一会,冯雪姐就出去吃饭了,望着冯雪风姿摇曳的背影和左右微晃的诱惑的丰臀,我情不自禁的深深吸了口气。 那些天都觉得很快乐,每天早上我都醒的很早,等着冯雪来叫我起床,每天晚上都恋恋不舍的不想让她离开,当她要给我熄灯的时候我都会千方百计的想再多留她一会,我会把看我的人送给我的好吃的,或者有趣的东西留给她,而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在没人的时候我们就是以姐弟相称了。 我也时常给她讲一些男生之间经常讲的色情笑话,她总是一边笑得弯了腰,一边说我是个小色狼,在她身上我看到了一个成熟女人和我身边的那些小毛丫头的区别。 她成熟,有过经历,大方,不做作。而那些小 女孩,她们对爱情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她们会刻意的装可爱,经常矫情的表现自己,每当看到她们她们矫揉造作的样子,都让我感到有点可笑。 而冯雪给我的绝对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她的成熟,美丽,性感,善良,温柔,都让我情不自禁的想要亲近她,我想不仅仅是我,任何一个十几岁的男孩都不能抵挡这样一位「神仙姐姐」的万种风情。 我对成熟美丽女人的抵抗力几乎是零,那是一个细雨绵绵的夏日的早晨……************九八年的夏天是多雨的季节,那时哥们的心情正好似「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那天早上,我正在翻春上村树的《挪威的森林》,里面主人公对青春的迷茫让我有点不知所措,那我似乎看到了自己。这时候冯雪推着药车和早餐推门走了进来。 她的披肩的长发湿漉漉的散在肩头,水滴顺着发梢滴到她白皙俏丽的面颊,她一边给我换药一边说:「饿了吧,今天食堂里没有你喜欢的燕麦粥了,我出去给你买的……」但是我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痴痴的望着她的美态水滴顺着她秀气白皙的脖颈留下来,她丰满高耸的胸脯随着她的呼吸在起起伏伏……我情不自禁的感叹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她听了我的话,笑着说:「哎呀,小 孩子,还挺能编的呢,一天到晚的满脑的胡思乱想。」我说:「我可没这么有才华,这是《汉书。李夫人传》里李延年形容自己的妹妹的一首乐府诗,只不过我觉得用在姐姐的身上特别的合适,估计汉武帝都没有我的福气能见到姐姐一眼。」冯雪听了我的话说,那我得看看在那写着呢,说着就要抢我手里的书。 我把书往背后一塞,她冲上来就抢,我们就这样争着抢着,这个时候我还没有完全好的左手被冯雪丰满浑圆的肥臀压得疼了一下,我吃痛的轻叫了一声,她忙紧张的问:「怎么了,碰到哪了?」我用刚刚能动的左手轻抚着冯雪的丰满的臀峰,「姐姐屁股的手感真好。」冯雪满脸通红,娇嗔的小声说:「小色狼,占姐姐便宜。」说着就要起身离开,我下意识的猛的拉住冯雪玉手,一把把她拉进怀里,右手揽着她的纤细的柳腰。 我们两个人的距离从来就没有这么近过,我们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她若兰花般的吐息,让我迷醉,性感的樱桃小口让我无比的冲动,高耸的雪白的大肉球已经贴在我坚实的前胸。 我忍不住的吻上她性感的朱唇,她推搡着我,白皙的脸涨得更红了,用更加细小的声音哀求着说:「别……弟弟,不要这样……」但是还没有等她说完,我们的嘴唇已经吻在了一起,她的紧闭的牙关只做了象徵性的抵抗就被我攻破,我的舌头与她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她的嘴唇充满了柔软的弹性,她只是象徵性的无力的推搡了我几下之后就主动的迎合着我的热吻,我贪婪的吸允着她甘美的津液,用舌头不住的挑逗她的丁香小舌,随着我们热烈的接吻,冯雪情不自禁的发出嘤嘤的呻吟声。 我用唯一能用上力的右手拥着冯雪亲吻了一会,她推了推我说:「让……让姐喘口气……」我坏笑着把她丰满性感的肉体搂在怀里,在她娇艳的俏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说:「姐姐的小嘴可真香!」她羞涩的把脸依偎在的胸前说:「就知道欺负姐姐。」我把冯雪娇艳的脸捧起,注视着她美丽的双眸说:「都怪姐姐长得太美了,让我不能控制自己去喜欢你,姐姐,我真的好喜欢你。」冯雪看着我似乎还要说什么,但是我已经再次吻上她娇艳的双唇。 我一边热烈的亲吻着冯雪,右手一边扯出她掖进黑色窄裙里的白色衬衫的下摆,把手伸进去抚摸她光洁肉感的美背,还没有痊癒的左手则继续抚摸她丰翘肥硕的圆臀,并慢慢的向她莹白裤袜包裹的修长性感的大腿前进。 我的右手轻轻的解开冯雪背后胸罩的搭扣,然后把冯雪放躺在我的身上,一边俯下身继续亲吻她,右手一边攀上她胸前那高耸丰挺硕大的一对大奶子上,我马上就感觉到这对丰乳的沉甸甸的重量,和那无比温润柔软的手感。 成熟女人的乳房与我当时女友的手感有明显的不同,女友的乳房坚挺,更有弹性、更敏感,只要我轻轻的抚摸女友就会发出强烈的反应,马上就会浑身无力的瘫软在我的怀抱里。但是当我揉搓冯雪的丰乳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已经深深的陷进肥嫩细腻的乳肉里。 当我轻轻的揉捏冯雪的乳头时,冯雪发出享受的呻吟,我的左手轻轻的把冯雪窄裙往她的腰间撸动,我感受着成熟女人的肉感的大腿的美妙手感,终于我的手指触摸到了冯雪大腿之间女人最隐秘的部位,我清晰的感觉到了那里已经无比的温热潮湿了,不觉手指加大了侵犯那里的力度,隔着薄薄的光滑裤袜和内裤。 我清晰的触摸到那道神秘的肉缝,并且随着我手指力度的加大能感觉到有涓涓的细流从里面渗出来,当我想进一步「进攻」的时候,冯雪猛的按住我侵犯她下体的左手,然后从我的怀抱里挣脱了出来。 我的左手的伤还没有全好,疼痛让我龇着牙儿的「哎呦」了一声,然后忍着痛说:「姐,怎么了?」冯雪看着我痛苦的样子,想要过来看看,但是犹豫着说:「不要这样……你知道,姐是有丈夫的,虽然他不在姐身边,但是姐……不能这样对他,而且姐比你大这么,我们不合适。」这个时候我已经慾火焚身了,我知道冯雪已经动摇了,于是我装出很疼的样子,痛苦的低下头,冯雪果然不再犹豫,急忙过来看我的伤情,我一把拉住她,「姐,我真的喜欢你,我要你,我真的好难受,你看。」说着我撩起被子,把自己已经涨得无比巨大的鸡巴亮了出来,然后拉着冯雪的手握住我粗大的阴茎。 冯雪一边拒绝着,一边不时的偷瞄我深紫色的粗大的鸡巴,我紧紧的按住冯雪的手,让她抚摸我的鸡巴,她挣扎了一会,叹了口气说:「你真是姐的克星,来吧,姐今天是你的了。」说着,她把自己的白大褂脱下来扔在病床对面的沙发上,然后向我走了过来。 当时我腿上的石膏还没拿下,冯雪坐在我的床边,抚摸着我粗大的鸡巴,我说:「姐,上床上来吧,帮我舔舔好么?」冯雪听到我的话,脸马上羞得通红,但是还是把高跟鞋脱掉,然后上了我的床。 我让冯雪以69的方式为我口交,而我则在她的身后玩弄她的丰臀。人妻的经验就是要比我当时的女友要丰富,那是我第一次享受到那么精彩刺激的口交,冯雪是高护,她对男人的敏感带特别的了解,那种让男人时刻都要射而又射不出来的感觉,都要让我爽的晕了过去。 我的大鸡巴让冯雪吸允得发出很大「咕叽咕叽」的声音,她彷佛是在吃世间难得的美味,从她嘴里流出的口水已经把我的阴毛都弄湿了。 我在她的身后,把她窄裙推到腰间,然后把玩着她那丰满肥腴硕大的圆臀,当我用力的把她的黑色的裤袜撕开的时候,她幽怨妩媚的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把她的黑色的蕾丝内裤剥到一边,把手指捅到她已经泥泞不堪的花径用力的扣弄搅动着,她的樱桃小嘴马上发出豪放的呻吟,要不是高干病房的隔音好,估计门外的人都能听见了,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马上抑制自己的呻吟声,然后继续用力的为我口交。 过了一会,我拍了拍冯雪肥厚雪白的大屁股说:「姐,我想要你。」冯雪回过头了,用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然后妩媚的笑着对我说道:「小坏蛋!」接着她跨坐在我的身上,然后用手扶住我巨大的鸡巴对着她的紧窄的小屄坐了下去。 冯雪的阴道好紧,我的龟头进去了就感到她的阴户象小嘴一样吸咬着我,她用力向下一坐,终于整个巨大的鸡巴全都进入了我身上的这个人妻美妇的肉体,阴茎的插入让冯雪紧窄的阴道里传出一阵疼痛,不由得皱着眉头轻哼了一声。 我忙问:「姐,你很难受么,要不拿出来吧。」冯雪咬着自己的嘴唇呻吟着说:「没事的,姐……就是好长时间没做了,你姐夫在外地,我们一年才能见一次面,而且你的也太大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冯雪姐其实就是个深闺怨妇,怪不的刚才口交的时候那么激烈。 随着淫水不断增多,冯雪渐渐适应了我阴茎的粗度,而且阴道深处的瘙痒,让她再也无法忍耐,那开始用她的肥臀在我的身上用力的扭动,并且不断的用阴道套弄我的鸡巴,我伸出右手把冯雪的衬衫扯开,揉捏冯雪的乳房,左手探到下面,按揉着她的阴核。 我开始挺动腰部抽插起来,速度不断的加快,与冯雪性器的结合处发出「噗哧,噗哧」的水声,随之而来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冯雪也本能的摇动臀部,配合着身体下面我的冲击,以求获得更大的快感。 她嘴中的叫唤声也由小变大,由缓慢变得急促,脸色通红,压抑了许久的慾望熊熊的燃烧,臀部扭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只求自己的慾望尽快得到满足。嘴里的声音变得高亢起来。 病房里充满了她强忍的魅惑的叫床声,我的小腹与她的肥嫩的大屁股肉撞击的啪啪声,性器交合的「噗哧,噗哧」声。正当我继续猛烈的挺动肏弄的时候,冯雪轻轻的唤着:「弟弟,在快点,姐……姐就要来了,你这样姐……姐来得很快!」接着就撑着我坚实的胸肌,发狂似的扭动那纤细的腰肢,不一会儿,冯雪的身体突然极度的僵硬,紧接着一阵抽搐,随着一声高昂而又满足的声音,冯雪在极度的兴奋中泻身了,一股滚烫的液体从阴道里喷出,浇灌在我的龟头上面。然后整个人都趴在我的身上不住的颤抖着,大口的喘息着,然后热烈的亲吻着我。 而我的鸡巴还没有要射的意思,我用右手搂着冯雪,鸡巴依然快速的在她的紧窄的肉穴里肏弄着,冯雪无力的倒在我的怀里,只能让我随意的玩弄,嘴里呻吟着说:「弟弟,姐真的不行了,你快点吧。」我看看表,一会就中午了,所以也就是一味的猛干,终于在冯雪又一次高潮后,我也要射了出来。 冯雪感觉到我要射了,忙让我拿出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挺动腰部把鸡巴插进冯雪的肉体深处一阵狂射,冯雪被我滚烫的精液射的一抖一抖的。 高潮后冯雪无力的趴在我的怀里,我看着这个二十五六岁的成熟的姐姐半裸的倒在我的怀里,我们的性器还交合在一起,感到很满足,我抚摸着冯雪肥腻的臀肉,说:「姐,你对我真好,我爱你。」冯雪轻轻的应了一句,然后从我的身上起来,用纸巾擦了擦阴部,然后轻打了我一下说:「姐也喜欢你,姐不是不让你射进去么,今天不安全。」我说:「对不起,姐,你实在是太迷人了……」冯雪笑着说:「小坏蛋,就知道奉承姐,姐会吃药的,帮姐把内衣扣上。」我帮冯雪把乳罩扣好,这个时候冯雪居然趴在我的鸡巴上,用她的小嘴帮我清理起鸡巴来,直到我的鸡巴再次硬了起来。我用手轻抚着冯雪在我鸡巴上起起伏伏的螓首,说:「姐,你对我真好。」冯雪抬起头,擦擦嘴角说:「男人射精后一定要把输精管里的体液排乾净,要不以后会得前列腺炎的,姐刚才帮你都吸出来了。」我感受到了冯雪姐对我的那份儿关爱,这让我很感动。 冯雪走进卫生间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衫,走出来坐在我的床边,我们含情脉脉的望着对方,我抚摸着冯雪的玉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冯雪微笑抚摸着我满是汗水的额头我说:「睡一会吧,看把我弟弟累的。」然后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就推着药车离开了。 等到中午我家的保姆小阿姨来给我送饭的时候,冯雪才再次走进我的房间,我们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彼此说着话,下午王哥来给我复查,说我恢复得很好,过些日子就能拆石膏了。 这个时候,一个甜美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我一看居然是我已经去上海上学的女友。 看着我惊讶的表情,女友热烈的拥着我说:「回来参加一次汇报演出。」原来由于女友的舞蹈水平很好(从小就经常得几个什么奖),所以刚一道学校报道,就被吸收进校队了,这次是有演出任务来北京了。 这时候另一个甜美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注意影响啊,小姑娘家家的,这么小就这样……」我才注意到和女友一起进来的还有个美丽的女人,个子能有一米七以上,是很成熟艳丽的那种女人,显得很大方,穿着一条超短的牛仔紧身短裤,性感的大长腿让我有点呆了。 这个时候女友说:「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舞蹈队的队副,也是我的师姐许佳男,这是我的男朋友。」许佳男很大方的和我握手,说:「你就是我们队花伊妍的小男朋友啊……呵呵,幸会。」从名字我就觉得她的性格很豪放,果然一句话就把我弄的很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我发现一边的王哥看着许佳男性感的身材已经有点愣神了,于是就拉着女友说:「给王哥介绍一下啊。」女友当然明白我的意思,用所有赞美年轻有为的男人的词语介绍了王哥,就这样王哥和许佳男认识了,几年后他们接了婚。 女友和我亲热了一会,就要走了,因为只是在北京待两天,今天这还是强挤的时间来看我,当女友含着泪离开的时候,我的心里也酸酸的,觉得很乱,一丝丝的愧疚在心里涌动。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