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91Porn-操就要碰在线视频

Cao91Porn在线视频
比超碰&91Porn更棒的网站

【Cao91Porn图文】别恋钢琴故事


第二十二章钢琴别恋  (为便于叙述,百花从此改为第三人称)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林枫来到高升中学已经快两个月了,整日东游西逛,在校有金兰代劳作业,回家有青青伺候生活,悠哉游哉,颇有君王不朝的感觉,以至于家里几位老婆大人颇有微词,那些得宠的丫鬟们也是怨声载道,脑子活络的,已经打算假扮学生来学校蹲点了。  放学的铃声已经响过,学校的音乐教室,虚掩的门窗中仍有澹澹的灯光透出,一个柔弱婉约的身影伫坐在那台巨大的三角钢琴前,在空旷的大厅中显得分外孤寂冷清。一双纤细灵巧的手在键盘上似有似无的滑过,一曲哀伤清冷的《tear》缓缓流淌出少女心中的情感:多年后,如果我们相逢,我将以何来面汝,以沉默以眼泪……忧伤的琴键中,我却觉得自己被安慰,泪珠在阳光下凝结成了完美的樱花形状,纵然枯萎仍有暖意。  那一刹那真的怕极了自己内心里还有任何怨恨与阴骛,一点点,都会让自己无法与曲中的美丽邂逅。  多年以后,沉默的我们正如那些无法启齿的往事,会凝成心里的一滴泪吗?抑或就这么被现实的烈阳蒸发掉了,点滴不剩。  至少我为你哭泣过,安静的,无声的,伤心的,在岁月无法触摸的角落里,玫瑰花心渐渐老去。  一滴眼泪滴在了手旁,无限娇美的脸庞已是梨花带雨,倔强的月牙老师至此已经不能不承认,自己终究是失陷在了那个脸上总是带着坏坏笑意的音乐男孩无边的温柔之中。  可是,我是他的老师,而他,还是一个中学生,这种感情势必不能被人容忍,自己该怎么办呢?  当初,月牙抱着激励的心情,许下承诺,如果林枫拿到班级前五名,就给他当女朋友,谁料到,这个以倒数第二名的成绩考进来的学生,仅仅一个多月,就拿出了年纪第一的成绩,而且据说,还是门门接近满分的绝对优势。  月牙老师不得不履行诺言,最终却是真的爱上了这个让自己惊叹的天才少年,在她看来,这绝对是一场没有结果的畸恋。  一声轻轻的叹气从身后的门旁传来,泪眼婆娑的月牙儿老师转过俏脸,看到了那个让她又爱有无奈的" 坏小子".小嘴噘起道:" 你怎么放学了还不回家,又来这里干什么?" 话说完,连她自己都觉得这口气太像一个向丈夫撒娇赌气的小媳妇。  林枫笑嘻嘻的走上前,毫不客气地从后面搂住月牙儿老师纤细的腰肢,在她耳旁温声道:" 好好的干嘛去弹那么悲伤的曲子?虽说音乐是情感的反映,但音乐又会感染情感,我可不想我的好月儿走火入魔呢。" 林枫那双有力的臂膀让月牙儿身体都酥了,矜持地轻轻挣扎了一下,也就不再动弹,但那呼在耳边的热气,以及嘴唇对耳垂若有若无的触碰却使她难以为继,小腹内似乎被燃起了一股熊熊的烈火,熏得一张俏面娇红如霞。  林枫道:" 不如我来说一个曲子你弹。" 月牙儿听说钢琴,又来了些许力气,欣然道:" 好,你说吧。" " 就弹《喜洋洋》吧。" 月牙儿好笑着白了林枫一眼:" 这是唢呐的曲子吧?" 内心涌起一片甜蜜,他的怀抱终是那么让人留恋,又终是能像办法让自己开心,唉!要是晚出生几年就好了。  林枫笑道:" 谁说钢琴就不能弹的。" 来,我弹给你听,说着不由分说,就将月牙儿老师抱起,放在自己腿上坐下。那张充满弹性的臀部令林枫舒爽地差点呻吟起来。  " 嗯——" 月牙儿老师已经先他一步发出一声娇吟,动听的喉音犹如天籁,下体的紧密相贴使得两人的体温急剧升高,月牙儿还隐约感到紧贴自己臀缝的一个条状的硬物在散发着更加火热的气息,自己的腿间似乎有点湿了……  林枫版的钢琴《喜洋洋》弹出来还真是别有一番味道,喜悦尽显的同时,又去掉了唢呐的喧闹,月牙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坏小子还真是天才。  林枫弹了几下,曲音一转,又换了一曲,这次连月牙儿也露出了笑意,原来这次却是《喜悦的眼泪》,正和自己刚才的那曲《tear》相对。内心也很感激林枫的安慰与体贴。  琴声渐歇,两人一时都没有作声,林枫的一只坏手悄悄地搭在了月牙的白皙修长的腿上,月牙儿轻咬贝齿,内心挣扎。刚才被林枫抱坐腿上,已经是两人从未有过的亲密,现在林枫再破界限,令她感到有种打破禁忌的最恶感,但是,林枫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肯定已无人能够取代,更和况这双温暖有力的双手又确实令自己感到很舒服……  算了,想摸就让他摸吧,只要我们没有偷吃那最后的禁果,又有谁知道呢?月牙儿自我安慰着。  月牙儿的双腿又如象牙一般光滑洁白,温暖柔软而有弹性,林枫这双摸了无数双少女美腿的坏手,已经修炼得出神入化,一搭上女孩子的肉体,就已无需再经过大脑,像一条美丽而邪恶的地毒蛇,一边逡巡着搜索着女孩子的敏感地带,一边释放让人生出致命快感的毒液。  而月牙儿确实从未经受过男女之事的纯情少女,身体轻微哆嗦着,娇嫩的面庞渗出一片细密的汗珠,神志也几乎丧失了。  可是那只可恶的手却似乎并不满足于停留在双腿,正悄悄地顺着光滑的大腿内侧徐徐而上,似乎正迎合了月牙儿内心深处的渴望,她几乎是本能地打开了修长的双腿,方便着林枫双手的侵入,内心的熊熊欲火已经被点燃。  月牙儿的身材之好,令林枫也不得不赞叹,尤其是这双修长结实的双腿,几乎不逊于任何最自傲的名模。" 只是这面小屁股还略欠丰满了些,不过不要紧,我会好好开发的。" 林枫坏坏地想着。  林枫的手慢慢地滑到月牙儿的大腿根部,小指在月牙儿的腹股沟处搔挠了几下,就轻轻地挑起了那条小内裤的边缘。也许是处女的完璧使得月牙儿的抵抗力比经受过男女之事的女人要强一些,关键时刻,月牙儿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一手压住了林枫的作怪坏手,双眼迷离地看着林枫,哀求道:" 不要再往下了好吗?让姐姐好好考虑一下。" 林枫在月牙儿耳边轻声道:" 姐姐寄托在琴声中的哀思林枫怎么会听不出来?如果我今天停止,那么,以后我也再没必要来这里,姐姐你认为呢?" 月牙儿痛苦道:" 弟弟,好弟弟,你不要逼我,姐姐心里面好难受。" 林枫又说道:" 月牙儿姐姐,以你的骄傲,难道还会在重新去爱另一个人,接受除了我林枫之外的其他男人吗?" 林枫最后一句话,犹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月牙儿心内一遍遍的自问:" 我还会爱上别人吗?我还会接受别人吗?" 无论如何自问,月牙儿的结论都是令她感到天旋地转的:" 不能!" 既然不再爱别人,那么就由他去吧,月牙无力地放开了压着林枫的手,终于彻底沉沦了。  林枫自言自语地轻笑道:" 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发现,你所谓的各种担心,其实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 手指轻轻一划,那片轻薄的布片便破碎在了空气之中。既然月牙儿老师自己说服了自己,当然也就不需要唱着掖着了。  当林枫把那根早已露出狰狞面目的肉棒暴露出来时,下体一片清凉的月牙儿也已经聪慧地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似乎仓促了些,不过既然既然已经想通迟早要发生,就是早来一些也就无所谓了。  月牙儿老师索性转过身来,双臂搂住林枫的脖子,双腿跨骑在林枫腿上,含情脉脉地看着林枫道:" 弟弟,你要好好爱惜老师。" 说着,竟主动用颤巍巍的双手握住了林枫滚烫的肉棒凑近自己的花唇。  林枫的肉棒顶端清楚地感受到了月牙儿密道湿润与滑腻,情动间,那原本应该紧闭的秘唇也稍稍有些张开,使得月牙儿很容易的就无师自通地放对了位置。  随着月牙儿的缓缓下坐,硕大的龟头慢慢消失在道口,两人都感觉到了障碍物的存在,月牙儿可怜兮兮地看着林枫:" 弟弟,我有点怕。" 林枫脸上阳光灿烂,微笑着说道:" 月牙儿老师,你属于我,我也属于你,我们永远不分开。" 林枫的话给了月牙儿莫大的鼓励,贝齿轻咬下唇,面上娇柔无限,腰力一松,随着一声娇啼,月牙儿这朵娇艳无匹的玫瑰终于被林枫采摘了。  破处的疼痛并不想月牙儿想象中那么痛苦和持久,很快,她便被那无边的快感彻底包围,一种无法言传的美妙感觉一波一波地从下体的密道如浪涌入心田,她开始尝试着自己耸动身体,尝试着自己来回扭动,让那坚硬锋利的长矛能刮到自己体内每一处渴望的地方,却不知这圣洁的胴体做出如此羞人的动作具有多大的杀伤力。  林枫腹如岩石,棍如金铁,双手有力地托持着月牙儿充满弹性的美臀,下体勐力向上冲顶,有自己的真气保护,丝毫不用担心月牙儿处体新破会带来的损伤,只管尽情释放自己的男性能量。  两人的结合处水花四溅,将之前浅浅流出的一丝鲜红冲澹,月牙儿的处子甬道,滚烫紧窄,将林枫的肉棒紧紧包裹,使得林枫的每一次插入拔出都翻出了少女阴道内的嫩肉,淫糜诱惑。  月牙儿只觉得自己似乎这个人都被塞满了,那根坏东西侵略性极强,贯穿了整个通道尚不满足,还一次次冲撞着自己的子宫口,似乎想要破门而入,每次叩关,都让她一阵酸麻,阴道壁每一处内心深处的渴望都被无微不至地照顾到。  " 我被占有了!我被我心爱的人占有了!" 月牙儿在心中呐喊,低头看见林枫那俊朗的面庞,情不自禁头一低,送上香唇,与他尽情相吻。吐出丁香小舌,让他尽情品尝,自己也尽情吞咽着对方送过来的唾液,如饮甘露。  第三次抵达巅峰后,月牙儿终于身体一软,瘫软在林枫身上,林枫也体贴着轻轻拥着月牙儿柔弱无骨的姣躯。时已近冬,尽管室内开着暖气,林枫仍很小心,避免着月牙儿高潮后虚弱的身体被寒冷侵袭。  月牙儿整个心房都幸福充满着,尽管内心深处还有着一丝不安,但她觉得自己永远也不会后悔,为了这幸福的一刻,就用一生的坎坷去偿还又能如何?  月牙儿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林枫的脸庞,突然笑道:" 小坏蛋,那么熟练,一定不是第一次吧?又是和家里的小丫鬟们?" 看到林枫张口欲言,就用手轻轻的挡住了林枫的嘴,温柔地说道:" 不用解释,姐姐不怪你,姐姐不会让你承担什么,姐姐不会后悔今天。" 月牙儿低头看了看,脸用红了起来:" 小坏蛋,还没过瘾吧?" 林枫愁眉苦脸地说道:" 是啊!可不可以再来一次?" 月牙儿做了个可爱的鬼脸道:" 休想!谁让你那么用力,一点都不怜惜姐姐!现在人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林枫也看了看下面,呵呵笑道:" 贾宝玉说女孩子是水做的,古人诚不欺我也!我的一条裤子都报废啦!" 月牙儿看着两人结合处的一片汪洋,脸红过耳,羞恼的用双手不停的捶打着林枫的胸口:" 让你再说!我打死你!" 月牙儿气呼呼地左右看了看:" 人家那么宝贵的第一次,就被你在这里给结束了!" 林枫笑道:" 这里不好吗?在你最爱的钢琴旁边,多么浪漫,多么值得回忆啊!" 看了看月牙儿那被汗水浸透紧紧包裹着曼妙身躯的衣服,遗憾地说道:" 我们到现在还穿着衣服,使我到现在还没能欣赏到月牙儿老师美丽无双的玉体,这才是最大的遗憾!" 说着就去脱月牙儿老师的连衣裙。  月牙儿大惊," 不要啦!这是学校啊!万一有人来了这么办?" 林枫笑道:" 等你现在才想起来,早来不及了,放心吧,一进来我就锁上门了!我耳朵很灵,有人来,很远我就会听到的,现在放学那么长时间了,不会有人的。" 月牙儿歪着头看着林枫:" 原来是早就策划好做坏事了!你这只小脑袋真是满脑子塞满了不健康的东西。" 林枫也不争辩,手下不停,将亲爱的月牙儿老师剥成一只可爱的小白羊,眼前一对洁白如玉的乳房,虽不是很大,却浑圆挺立,顶端两粒鲜嫩诱人的小樱桃,恰似和月牙儿老师娇嫩纯洁的气质。纤细如柳的腰肢,中间是小巧可爱的肚脐,两旁则向外延伸,勾勒出迷人的臀部曲线。  往下,经过平坦白皙的小腹,一丛黑黑的细毛含羞迎立。当林枫向上举起月牙儿老师的腰肢,想要一睹那春风一度后迷人的桃源风景时,月牙儿害羞得挡住了林枫的双眼,坚决不肯妥协。  看到林枫无奈的放下月牙儿,一脸遗憾,月牙儿脸红红地轻声说道:" 人家今天第一次,会害羞的,而且这里是学校,总是放不开。" 偷看了一眼林枫的脸色,吞吞吐吐地说道:" 最多,最多以后在家里,随你怎样看了?" 林枫心知以月牙儿老师的性格,能说到这一步已经是很难为了,当下也不再强求,只是坏笑着问道:" 月牙儿老师,你休息好了吗?" 月牙儿毫无防备得答道:" 比刚才好多了。咦?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啦!你怎么把我放到钢琴上面干什么,啊呀!人家不要在钢琴上面做啦!水会流到钢琴里面的!坏蛋!大坏蛋!" …………  室内一片春光
分享到:更多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