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91Porn-操就要碰在线视频

Cao91Porn在线视频
比超碰&91Porn更棒的网站

【Cao91Porn图文】痒啊

  现在回头想想,那天的奇遇其实早有预兆。
  早上我骑单车出去买面,巷口遇到算命的老顾,死老头老远就指着我嚷:
「桃花煞!桃花煞!小强你今天命犯桃花,还不快来求我指点一条明路?」我不
屑地扬长而去:「命犯桃花?哥这样英俊,命犯桃花是哥的宿命。」
  想抄近路从菜市插过去,却遇到大塞车,两辆货车顶牛,货车和摊贩、摊贩
和墙壁之间的缝隙里人潮汹涌,连单车都钻不过去。正没奈何天又飘起雨来,我
就偷懒没去老裕兴买面,直接在市场口的茶楼自己吃了一客生煎,又买了碗面打
道回府。
  我家里是开茶具店的,前任房主在铺子上面加盖了一层彩钢房,上居下铺。
我把车子停在铺子旁边的过道里,站在那里抽烟看雨——老妈虽然还在睡觉,但
她这人精明得很,闭着眼都能从时间上算出我偷懒没去老裕兴。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提着保温桶上楼,放在厅里桌上,正要叫妈妈,就听
到厕所里传来一阵咒骂声。我过去一看,厕所门没关,妈妈正一面对着镜子往脸
上擦护肤品一面嘟囔:「文老头今年的清明碧螺春炒青煞气好重,喝得我嗓子不
舒服还拉肚子——你怎么样?」
  「你这也不像拉肚子的正确姿势啊。」
  「去死!」妈妈已经换好了出门的衣服,上身T 恤,下头一件牛仔短裤,虽
然人到中年,但两条腿仍然浑圆结实,不像普通阿姨那样松松垮垮。
  「这雨下的没结没完,这脸上痒得来……早起特别厉害——你今天看铺子,
我去看医生。」
  「早去早回,别在外面逛个没完,我晚点约了朋友有事情。」
  「什么事情?还不是跟你的狐朋狗友去什么洗脚房洗头房洗浴中心。」
  忘了介绍,我妈妈是个很彪悍的人,当年从某名牌大学辍学嫁给我那混黑道
的老爹,老爹坐牢之后还作过年把代理龙头,后来洗白改卖茶具了,实际上还兼
营地下钱庄。
  我立刻反击:「作为一名青年男子,我有这方面的正当要求。」
  「我不是买了个充气娃娃给你?」
  「你还好意思说,买充气娃娃也就算了,你还托朋友从日本带,搞得全城的
人都知道我的生日礼物是充气娃娃……」
  我越说越郁闷,掏出香烟来叼在嘴。
  妈妈还没完:「戒了吧,人家都说吸烟导致阳痿。」
  「你再说我就把刚给你订的生日礼物退掉了。」
  「退了正好,你哪里知道什么东西可我心意,折现吧。」
  「是苹果公司最新款的按摩棒哦,有八十多种功能,振动发声外带闪光。」
  妈妈先是瞪眼看着镜子里的我,然后才判断出这是胡说八道,吃吃笑:「那
你别退了,老娘刚好用得着,我原来的几根阿伟阿坚阿强都被我玩坏了。」
  听到阿强被用作按摩棒的名字,我彻底被打败了——我的名字叫尤振强,亲
戚朋友都叫我小强——咳嗽两声,低头点烟,倒霉的打火机刚才被雨淋到了,打
了几下打不着,我问:「阿妈你身上有火吗?」
  老妈正用尾指沾了眼霜抹眼皮,盯着镜子说:「姐屁股口袋里。」
  刚才说过了妈妈今天穿了条牛仔短裤,没说的是,那短裤很紧,把屁股裹得
又圆又翘。老爸已经坐了八九年牢了,我和妈妈相依为命,有点生冷不忌的亲密。
她让我掏我就伸手进一个口袋掏摸,摸到了一包口香糖和几枚硬币,妈妈的屁股
手感很好,弹力十足。
  妈妈还故意向后挺了挺,问:「怎么样?比你女朋友的大吧?」
  我说:「是你这短裤不合身——这种贴身的衣服不好在淘宝买的。」
  「我买这裤子的时候还没有淘宝呢,这是我上大学时买的。唉,人家真是天
生丽质,这么多年过去了,连儿子都这么大了,我的身材还这么好。」
  「原来你上大学时就是个胖子。」我又去摸另外一边的口袋,妈妈上身穿的
是紧身T 恤,我这么摸来摸去,短裤和T 恤之间的缝隙拉大,露出一截白腻的腰
部肌肤,虽然曲线不如小姑娘们纤瘦,但成熟女人的丰腴顺滑也另有一种好看,
我用手背蹭蹭,滑溜溜的。街坊传说,妈妈年轻时外号「白玉美人」,出了名的
皮肤好,所以能降住身为黑社会杰青的我爸。
  妈妈咯咯笑:「好好找,别摸得我怪痒的。」
  这次找到了,我点烟时觉得手上一股淡淡的香气,点着烟,有点心慌,只觉
两颊发热,不用照镜子就知道自己脸红了,赶紧说声「我去开铺」,低头匆匆下
楼。
  刚下了不到十级楼梯,就听到身后一阵大骂:「小王八蛋又偷懒!你哪里买
来冒牌货想骗老娘?你偷懒也就算了,这种东西也就十块二十块一碗,差头还来!」
  我立刻忘了之前的短暂暧昧,瞬间进入战斗模式,仰头高声回击:「今天股
市大跌、隔壁街口有个炒股票失败卖身葬父的,差头送给他了!」
  「呸呸呸!还没开盘、大跌个屁啊!你外婆的棺材本还在股市里,你竟敢说
这样不吉利的话!」妈妈咚咚咚的下楼,她穿了双小坡跟凉鞋,被牛仔裤紧紧裹
着的髋部一晃一晃,裤腰上面的一截白色小腹时隐时现。
  我两眼一阵发黑。
  见我没话了,妈妈发出动画片里反派获胜时夸张笑声:「跟老娘斗口,那叫
做鲁班面前——回来再跟你算账!」
  香风扑鼻,她人已经出门去了。
  我目送那短裙包着刚刚摸过一把的屁股扭呀扭地消失,一屁股坐在店里的沙
发上发呆。
  相处快二十年,今天才发现阿妈是女人。
  平心而论我妈说不上多性感,毕竟快四十的人了,面孔圆起来,肚腩鼓起来,
但她皮肤好好,又白又滑,中年发福更加丰腴,摸上去微微荡漾又有弹力,像是
嫩豆腐。
  胡思乱想地耗到一点来钟,我的老朋友步兵姐来访。
  「步兵姐」本名陆君,这外号是小学时我给她取的,字面上因为「陆军」所
以是「步兵」,其实男生都知道是无码好片的意思,后来女生们也知道了,我当
然被追杀了半个学期。
  我们两家是多年隔壁邻居,传说中的青梅竹马,不过陆君才是骑竹马的那个,
而我则是她的竹马。我俩搭档在市场头跟乡下商贩的孩子们玩骑马打仗,战无不
胜。陆家伯伯在附近菜市卖活鸡活鸭,现场宰杀,养出一条女汉子。用步兵姐的
话说,我还尿裤子的时候她已经亲手杀鸡了。看过网络小说《伐清》的都知道,
决定战斗力的第一标准是「见过血的」,见过血的陆君很小就号称东门河以东无
敌。小时候我挨过她不计其数的臭揍。小学四年级还是五年级时看了那部《我的
野蛮女友》后我一度怀疑她暗恋我,不过很快就知道是误会。
  好容易我长得比她高比她壮了,她却退出了江湖,辍学回家了。当时她们家
刚刚扩大了铺面开起肉店,他老爸就出车祸瘫痪,当时只是初中生的她辍学帮妈
妈经营铺子,上百斤的半片生猪扛起来就走,细瘦的身子上滴滴答答沾满了血,
生意清淡时还亲自下乡杀猪收猪。
  我看她可怜,就始终没有去找回场子——其实人杀生杀得多了就会浑身杀气,
如今我比她高了一头重了几十斤,却比小学时代更怕她。这次她找我办一件天大
的难事,我因为没有勇气拒绝,只好硬着头皮上。
  陆君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在柜台上,里面装着几个快餐盒,另外一只手提着一
瓶本地酿的散装白酒。
  「正好我没吃饭呢——我发现你最近温柔了很多。」
  「屁!这叫皇帝不差饿兵。」
  「先说好,我改主意,那件事我不做了。」
  「你不肯就算了,我就想着你这家伙会不会缩头。」
  「这年头连黄秋生任达华郑浩南这些三级片演员都演好人了,你让我去强奸?」
说明一下,步兵姐难得求我一次,居然是要我强奸一个女人。我虽然不是好人可
也不是色狼,跟不正经的女人你情我愿揩揩油吃吃豆腐倒无所谓,强奸实在是难
为我了。
  「香港三级片也能看吗?」步兵姐不屑地撇嘴,「初中时你去十二中门口堵
女生,被十二中的人追打了十几条街,是谁救了你的?」
  「……大姐,做人要有良知,去堵女生的那个是你吧?我是被你硬拉去助阵
的。」
  「哦?……那么去年呢?世界杯你当庄赌外围,人家赢了钱你赔不出来,被
人拿着刀追砍……」
  「小组赛时赚钱的时候我也分过你一半对吧?这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有难同当?有难的时候还不是靠老子上去砍?你就是一张嘴最厉害。」陆
君边说边把饭盒菜盒摆开,又问:「你阿妈在不在?」
  「出去了——我反口你还给饭吃?不后悔?」
  「买都买了,就当白米饭喂死狗。」
  菜盒打开,不出所料都是些茭白肉丝、红烧狮子头之类的大路货,一叠盒子
加起来比不上老裕兴一碗面。我知道她不是小气,是要填医院里的无底洞,日子
过得可怜。
  我拿了一盒饭,说:「刚才逗你玩的,大家兄弟一场,你既然开口了我是不
会缩头的。」
  陆君也拿了盒饭已经在往嘴里扒,点点头说:「我就知道。」
  我边吃边问:「你爸爸怎么样了?」
  「没去看,昨天太累了,今早起晚了,差点连早市都错过了。」
  「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啊兄弟。」
  「是啊,昨晚我和我老婆叉叉圈圈到天亮,你和你的左手就慢慢羡慕吧。」
  哦,对了,步兵姐是个同性恋。【二】鹅塘街少年强奸事件「来了来了来了!」负责望风的光头在电话里哇
哇大叫。
  「小声点,别打草惊蛇!」我厉声训斥这种不专业的行为。仗着老爸的余威,
江湖上叔叔伯伯的人情,还有阿妈给的零花钱,我初中起陆陆续续收了七八个小
弟,其中光头算是最机灵的,一向负责望风,偏偏今天失态,让我在朋友面前没
面子。
  「老大你好福气啊,这娘们身材不得了。」
  「没见过世面!」我心里有点如释重负的高兴,嘴里训斥:「我们是拿了钱
来做事的,美丑老少都要一视同仁,这叫做众生平等。」
  「……步兵姐找你强奸男人你也答应?」
  「当然,不过派你上阵。」
  「不过看脸年纪可不小了,这身材可能是胸罩紧身衣紧身裤之类紧出来的哦。」
  步兵姐脸色一变:「光头你是想改名叫破头吗?」
  「不,不想步兵姐,可是……」
  「堵住巷口!再说一个字我这就拿砖去帮你改名字!」
  「……」
  听说目标年纪已经不小之后,我又担心起来,步兵姐是菜市里开肉档的,她
的仇人多半不是卖鳝鱼的就是剥虾仁的,万一是卖炸臭豆腐的矮胖湖南阿婆、又
或者是卖榴莲的黑瘦广西大婶……那、那将是何等的重口味啊?
  我心潮起伏,竟然没去想光头没说完的究竟是什么话。
  这条小巷子其实是两爿商店中间的消防通道,不到二十米长,来往的人不多,
我们在这边已经埋伏了半个小时了,知道里面没人。步兵姐把面包车往前开,把
巷口堵死,我拉下CS头罩,拉开门下车,心砰砰乱跳。
  皮鞋声踏在青石板上,一个女人转了出来。
  我右手握紧沾了乙醚的纱布,两步冲上去。
  日,是个女警察,穿着夏季的警服,浅蓝色短袖衬衫配深色裙子,胸前一条
领带,这倒是蛮稀奇的,很少见警察规规矩矩打领带的。她四十多岁,中等身材,
大大眼睛,好像长得不错。一闪之间我也看不清许多,虽然心里大叫要死,但我
这副造型傻子也知道我不是路人,开弓没有回头箭,左手卡住她脖子,右手把乙
醚棉布按向她嘴巴。
  女警惊叫一声,抬腿就是一记撩阴腿,我一见她是女警就防她这招,一提左
膝挡开她这招,但与此同时她抬胳膊格了我右手一下,我没留神乙醚掉了。来不
及了,我当机立断,右手也合拢在她脖子上,连头带脖颈往下拉,拉得她身子前
倾——哦这女人胸部倒是不小——左腿落地身子跟上,抬右膝撞在她心口,这绵
软中有弹性的感觉,不是硅胶……是盐水袋。
  女警发不出声音,像条布袋似地软倒。我把她拖上面包车,丢在地板上,跟
着跳上去,就骑在她身上,同时拉上门,步兵姐不必我说,开车就走。
  我把女警的头按在地板上,屁股压住她肩背,心中自责不专业,迷药掉了竟
然没有备用的,四下看看没办法,摘下自己的CS头套、孔朝后套在女警头上。
  我掏出把裁纸刀在她脸上比来比去,低声说:「出一声就划花你的脸!」
  女警点头表示听到,她看不见刀子,点头时差点撞在刀刃上割颈自杀,我赶
紧把刀让开,不知不觉已经满头大汗,大声问驾驶位上的陆君:「老大,现在怎
么办?」
  我问驾驶位上的陆君:「步兵姐,现在怎么办?」
  陆君头也没回,只是举手竖起中指。
  「干!」我爆发了,「坑我去绑架警察,又逼我强奸,现在还他妈的比手势
干我?老子今天便宜你,放了这个警察然后我躺在这里你来干好了。」
  「猪啊你,我让你干她!」
  「干她?她是警察啊!」
  「废话!你今天要么干了她再拍上几个G 的裸照小电影,要么你就洗干净菊
花等着坐牢吧!」
  「……哦,不必多说我明白了。」
  现在我们是骑虎难下,如果强奸了这女警再拍点艳照什么的,她多半反而不
敢声张。
  我低声说:「这位大姐,今天要得罪了,如果你不反抗呢,我就规规矩矩戴
套、随便做做就完;如果你反抗,我就不戴套子爆你菊花了,实不相瞒我嫖妓多
年得过十几种性病,虽然老中医说已经治好了但我劝你还是不要冒险。」这番话
我琢磨了很久,果然唬住了女警,她哭丧着脸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我摸摸她腰间,没有手铐,从自己裤子侧边口袋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细麻绳,
把她双手反绑在背后,为了这一天我看了几十个小时的日本绳技片,一次成功,
绳缠得均匀,结打得漂亮,然后……看到她因双手反绑而奇峰突出的胸部,才想
起忘了脱她衣服。只好又去解她手上的绳子,说:「抱歉抱歉,忘了脱你的衣服。」
  女警说:「没关系,你就这样……吧。」
  「说得也是。」我又把结重新系好,扶着她翻了半个身,面对车门侧卧,解
开她前胸的衣服,拉下她的胸罩,乖乖不得了,两个篮球般的大胸,毫无疑问是
假的,球面上的皮肤都绷得有点变色了,不过摸摸手感也不赖。
  我摸了半裸波霸女警的裸体几把,大概是太紧张,老二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硬着头皮去解她的腰带。
  大概前面是红灯,车子减速停下,虽然全车都是茶色玻璃,如果角度合适,
行人还是能从驾驶窗看到我这里的,我赶紧拉上驾驶座后面临时加上的布帘,跟
着下体剧痛,中了这娘们一记膝撞。
  这一下痛得我七荤八素,蜷成一只虾米,只见那女警挣扎着跪了起来,膝行
冲向驾驶位后面的布帘,看样子要来一招鱼死网破。我知道这是生死关头,忍痛
起身,抓住她的小腿往后猛拉,刚好车子开动,我们俩一起扑倒在车厢地板上。
我压在她身上,没头没脑地一通乱打,女警大叫,我甩掉一只鞋子,扯下袜子塞
进她嘴里,她顺口咬了我手背一口,剧痛中我把对警察的畏惧抛到九霄云外,扯
着她头发往后一拉,再顺势一推,女警的额头撞上旁边座椅扶手,惨叫一声趴下
了。我骑在她背上,先看手背上伤口,还好有袜子阻挡,没有见血,只留下了一
行牙印。
  骑警察难下,我伸手进女警裙子下面,粗暴地扯她内裤,她下面穿的是连裤
袜,两腿夹得紧紧的,我在她外阴上狠狠抓了一把,袜子塞住的嘴巴里传出一声
闷声呼号。我脱她的连裤袜,她大概是怕了,没敢反抗,任我把裤袜和里面的内
裤一起褪下。没了裤袜包裹,这女人的大腿就没那么好看了,肌肤松懈,上面还
有我又抓又拧留下的块块红肿,不过手感还挺光滑的。我把她双腿分开,跪在她
双腿中间解开裤子。
  女警又哼哼起来,含含糊糊地说:「戴套,戴套。」
  「刚才说的条件是你乖乖听话老子才带,你他妈的刚刚是乖乖听话的表现吗?」
我嘴上这么说,手里却摸出一个安全套。
  我注意卫生,全靠我妈教化之功,我十二三岁刚开始发育的时候,她就对我
进行了性教育。别人家的父母再开明,也不过是看图说话。以我阿妈的彪悍,当
然不满足于纸上谈兵——别想歪了当时我俩还是正常的母子关系——她居然叫了
个最近生菜花的小弟来,脱下裤子给我看,告诉我这就是无套内射的下场。那惨
烈的一幕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阴影,以我学校小霸王的身份居然是我们班第十
几号破处的男生。
  糟糕,一想到我妈,加上身下的受害人跟我妈年纪相仿,我居然性欲全消。
  陆君声音干涩地催促:「你发什么呆?快上啊。」
  我转头,看到车子已经停下,她也套着个头套,跪在前座转身向我们,举着
个手机在拍。
  往挡风玻璃外看看,我发呆的功夫车子已经开到了一处河边停车场,车头向
河,外面的人看不到我们了。
  我推卸责任:「你看着我没法继续。」
  陆君拉上帘子:「真麻烦——你记得自己拍,你那破安卓手机靠不住——每
种姿势拍两遍。」其实她也很紧张,拉帘子时手不可抑制地微微颤抖。
  女警又在无声地挣扎,我夹着套子碰碰她手指,她指尖摸到了套子的形状,
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安静了一点,含含糊糊地说:「胸口,胸口压得痛。」
  我不敢松开她手,看着车厢想了想,抱起她上身,拖到面包车最后,右手把
她上身扶起来、让她把头放在后座中间——顺手捏捏她的夸张大奶,左手搂着她
腰,把她腰腹抬起。女警明白了我的意思,跪在地板上,头肩压在后座上,这样
就不必像之前那样全身重量压住一对注水假奶。不过这姿势对于准强奸犯也是有
好处的,她一对大奶垂向地面,视觉效果更是夸张。
  可他妈的我还是硬不起来。
  「你怎么还不开始?」前座上的某人又在催命了,「要不要我放点音乐啊?」
  「你这么有空就下车去把风吧。」
  「给你十五分钟,十五分钟之后不开始车震你就用这个吧。」
  哗啦一声,什么东西落在我右手边的座位上,然后前门一响,步兵姐下了车。
  转眼一看,乍看像挂了许多零碎的腰带,仔细看其它都是装饰,关键是正面
裤裆位置装了一个假阳具,如果看过女女A 片的都知道这是干什么的,没看过A
片看过《七宗罪》也行。
  【三】少年强奸犯之彷徨这是任何男人都无法忍受的蔑视,我俯身趴在女警
背后抚摸那对无法掌握的大奶,手感不错可仍然清心寡欲。我脑子里乱想上过的
女人看过的A 片,好像都没效果,鬼使神差的,我忽然想到了早上从妈妈屁股口
袋里掏打火机那一幕。
  我闭上眼,一只手放在女警的衬衫下摆上,隔着下摆揉她的屁股,想象那是
妈妈,然后一路向下,抓住屁股慢慢揉捏,果然感到小腹中无中生有地涌出一股
热气,我双手齐出,越来越大力地抓她的屁股,这女人隆胸不隆屁股,脱下裤袜
之后跟大腿一样松懈,不过皮肤还算嫩滑,一把把地抓起来,想象中跟我阿妈的
也就差不多了。
  我下手太重,女警哼哼起来,把我从白日春梦中唤醒,不必看也知道鸡巴君
已经整装待发,我撕开套子套上,双手重回原位,触手黏湿,这女警竟然被掐屁
股掐出淫水了,哥的调情手段真是直追加藤鹰啊,不过我在其他姑娘身上可没见
过这种现象,多半不是老子适合拍A 片,是这女警天生犯贱,适合拍A 片。
  我刚要插入,想起步兵姐的嘱咐,掏出我的手机准备拍摄,用过安卓手机的
人都知道,这鬼东西用过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出现间歇性反应迟钝,这种关键时刻
照相机又调不出来了。我怕鸡巴软了,先捅进去插着。
  鸡巴欲静而屁股不止,女警竟然自己前后耸动起来,我抬手给了她屁股一巴
掌,这女人身子一颤,却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前后耸动得更加起劲。
  还好我的照相机千呼万唤始出来,我先拍了几张照片,换到摄影模式,一手
拿着拍摄,一手打她屁股,透过手机屏幕看去,这变色缩小的画面竟然比现实香
艳,我的鸡巴更硬了。
  女警更剧烈地前后耸动,她是中年女人,腰腹处有些肥肉,之前靠高腰连裤
袜勒住,此时跟着一对大奶涌动,颇有后浪推前浪的感觉,虽然谈不上美丽,却
让人欲火高涨。
  我终于忘了我阿妈,和着身下女警前后套弄的节奏拍打她的屁股,她的屁股
忽然改为左右摇晃,像狗儿摇尾乞怜,嘴里含含糊糊地说:「快,快,快。」
  我明白她的意思,手机换到左手,腾出右手、不紧不慢地拍了她右边屁股二
三十下,忽然取下她嘴里的袜子:「你说什么?」
  「快,快,快,快动啊,快动啊,我要……我要……」
  「你要什么?」
  「……」
  我不着急,继续保持原来的节奏打她屁股。这娘们真是犯贱,越打屁股淫水
越多,车厢里化纤地毯上湿了一片。
  身下的屁股摇动着迎合我,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快!快!快!用力!使劲!」
  我把袜子塞回她嘴里,手机丢到一边,双手抓住她屁股后拉,十指都陷入软
肉之中,腰腹用力向前,「啪」的一声,她喉咙里发出一声含糊痛快的叫喊。
  我先是慢慢地撞了十来下,然后逐渐加快速度,冲到百来次的时候,女警突
然向后一坐,一对大奶猛向前甩,喉咙里吐出一声长长的叫喊,软倒不动了。我
又抓着她屁股猛撞了百来次,这才交货。
  把安全套用手纸包好丢进塑料袋扎上,擦拭下身提上裤子。我把自己收拾好
了,那女警还栽在后座上一动不动,只是重重喘气,带动两只大奶微微晃动,我
捡起手机又补拍了一下她泥泞不堪的阴部和淫水闪亮的大腿内侧,这才关上手机
打算帮她穿衣服。
  「等等。」
  身后忽然传来陆君的声音,我猛回头拉开布帘,露出还举着手机猛拍的男人
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开始震之后。」
  「你都拍了什么,让我看看。」
  「不行。」
  「你一定把老子都拍进去了,快删了!」
  「放心我又不会传到网上。」
  「我再信你这男人婆就教我变成同志。」
  「你这没担当、没义气的家伙,就算变成同志也找不到男友,也是一个孤独
终老的同志。」
  「啊,贵圈是以有担当、够义气作入会标准的吗?你们是玻璃还是洪帮?」
  烂泥一样的女警忽然开口,语气惊人的平静,她问:「那个主使者,你就是
缠着小安的变态吧。」
  「小安?变态?」我看看女警再看看步兵姐,完全明白了,老子被坑了,小
安就是步兵姐的「老婆」,大名周安安,是个自诩前卫的女学生,听口气这位女
警自然就是她老娘了。
  只是因为泡妞遭到反对、步兵姐你就找人去强奸丈母娘来威胁?
  我无语地看着陆君,心中有种前所未有的悲凉:从小到大我一直以为自己是
个流氓,今天才知道什么叫真流氓。
  陆君的脸皮远胜于我,面皮微微一红立刻恢复正常,用低幼向动画片大反派
的腔调说:「如果你再捣蛋、就把你的A 片传到网上,我知道你们家族亲戚的朋
友圈,我会把链接发给所有人的。」
  女警不说话了。
  陆君说:「放她走!」
  我替女警解开绳子,把她放了。
  临下车时,女警扫了我一眼。咦?!是我想太多还是她眼神有点勾勾搭搭的
信号。如果我跟她再续前缘,那不成了步兵姐的老丈人?
  顾不上想太多,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我们开车离开之后,我就不停
地软磨硬泡:「好姐姐,好哥哥,好阿姨,好奶奶,好爷爷……你赶紧把你手机
里有我的部分删了吧。」
  她把手机丢给我:「我根本没拍,只是摆个姿势吓唬她的。」
  车子开出停车场,我仔细检查她手机,果然没有我的精彩表演,只有些她跟
小安的照片,我也真是笨,这女警明明很像小安,我竟然看不出。
  看看车子离开河边已经几个路口,又拐了个弯,我大声说:「靠边,我要下
车。」
  陆君回手递过一支烟:「消消气,消消气。」
  「戒了。」
  「是,我是没跟你说实话,你气我也是应该的,我请你和光头喝啤酒吃烧烤,
向你赔罪——你也得补补,哈哈。」这男人婆居然还好意思笑,自己笑得前仰后
合。
  「补个西瓜,我要下车!」我越想越恼火。
  「你表现这样神勇,让我看看也不吃亏嘛。」
  「日!」
  「男子汉大丈夫,这么小气,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我们正经过一条小桥,我说:「你从这里跳下去好了。」
  陆君猛地刹车,引起后车愤怒的喇叭声,她瞪着我:「一言为定。」
  说着拉开车门下车,鞋子也不脱、翻过栏杆就跳进了河里。
  他妈的,流氓这行真不适合我。
  兄弟一场,人家都跳河了,我当然得和解。
  陆君游上岸,湿淋淋地就开车带我去接秃头,去张记大排档吃烤串。我劝了
半天,她才同意先回家换衣服。
  她家本来就租在我们家铺子隔壁楼上,去年房东涨价才搬走,搬到城外湖滨
路的一爿新小区里,说起来我还是头一次来。
  上楼开门,看到小安靠在沙发里看电视,只穿着T 恤短裤,白花花的腿子盘
在沙发上,看到我进来,慌忙起身要进房。
  陆君摆摆手,说:「没关系,他是我兄弟,知道你是朋友妻不可欺。」
  陆君去洗澡了。我就跟小安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
  小安小声说:「你还没跟她说?」
  哦,对了,我忘了说明,我和小安上个月酒后乱性上了次床,从此她就从拉
拉变成了直女——哥就是这么有魅力,或者说步兵姐根本就是逼良为弯。
  「没找到机会说。」
  「你再不说我就自己去跟她说了。」
  「别,别,还是让我说吧,再给我一天时间——今天实在不是时候。」
分享到:更多 ()

评论